吉尔吉斯斯坦卫生部长患"社区获得性肺炎”专家:中亚疫情“不能排除新冠的可能”

继哈萨克斯坦之后,又一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通报了肺炎疫情。吉国卫生部门7月10日通报称,在过去一天新增40例肺炎死亡病例、6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该国正副卫生部长分别患上社区获得性肺炎与新冠肺炎,目前两人现正接受治疗,状态稳定。吉尔吉斯斯坦

据吉尔吉斯斯坦突发新闻网24.kg消息,该国卫生部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阿克玛托娃在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40例肺炎死亡病例中,26例来自首都比什凯克,14例来自全国其他地区。这些患者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自3月以来,肺炎在吉尔吉斯斯坦导致的死亡病例数累计已达350人。

社区获得性肺炎,是指在社区获得的感染,与医院获得性肺炎相区别。据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介绍,导致社区获得性肺炎的病原体有细菌、病毒、支原体等100多种,其中也包括流感病毒和新冠病毒。

此前在7月9月,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官方公众号发文提醒“在哈公民注意防范不明原因肺炎”,一度成为热搜话题。所谓“不明原因肺炎”,是在2003年SARS流行之后,原国家卫生部为及时发现和处理SARS、人禽流感以及其他表现类似、具有一定传染性的肺炎而提出的名词,其目的是及时发现可疑病例、早期发出预警并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

“历史上很少有两种呼吸道传染病同时大规模流行的情况。”蒋荣猛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全球能够查清楚病原体的肺炎约40%,中亚一些国家出现的肺炎,一次检测阴性并不能排除新冠的可能,还要看是否存在试剂原因。另外,新冠病毒某些基因变异也会导致检测阴性,需要进一步检查。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7月10日晚的央视新闻上分析,针对哈萨克斯坦出现“不明原因肺炎”,从报告统计数字来看,从流行病学考虑,应该是新冠肺炎可能性比较大。

吴尊友表示,首先,如果是新的呼吸道传染病,发生在夏季的可能性比较小。其次,从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情况来看,哈萨克斯坦也是受影响很大的国家,病人数和死亡数对本国影响很大。第三,从病死率来看,也在新冠肺炎范畴内,同时考虑到其医疗能力和检验检测能力。吴尊友提到,也不排除病人增多,包括感冒病人,使得医疗资源、诊断能力跟不上,不能及时给予诊断。

哈萨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相邻,吉国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阿克玛托娃此前曾公开表示,新冠疫情以来,吉尔吉斯斯坦的流行病形势极为复杂,这助长了社区获得性肺炎的传播。截至吉尔吉斯斯坦当地时间10日上午10时,吉国过去24小时新增51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9358例,新冠死亡累计122例。

一位在吉国首都比什凯克从事石油天然气开采的华人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吉国4月新冠疫情流行开始,公司就关闭了在市中心的办公区域,同样在市中心的生活基地开始封闭式管理,中方员工基本与外界隔绝,没有中方员工被感染,也没做过核酸检测。据他观察,当地人喜欢到亲戚朋友家做客,仍有聚会、聚餐的情况,也有部分当地人不带口罩。

中亚五国的新冠疫情可追溯到3月中旬。哈萨克斯坦在3月13日首次通报出现新冠病例,据哈国卫生部部长比尔塔诺夫当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的通报,首批确诊的2例病例分别于3月9日、12日由德国入境哈萨克斯坦,均为哈萨克斯坦公民。这也打破了中亚地区的“零感染”的记录。

哈国很快采取了应对措施,总统托卡耶夫与当地时间15日签署《哈萨克斯坦进入紧急状态令》,自3月16日起实施,要求关闭电影院、剧院和娱乐中心等公众场所,禁止举行演出、体育比赛、家庭聚会及纪念活动等。

在哈萨克斯坦国立欧亚大学学习的中国交换生万安琪回忆,当时学校宿舍强制隔离,每间宿舍3人,每周只允许1~2人外出一次采购生活物品,还规定了每次外出时间为1个小时。当时中国留学生陆续收到了大使馆配发的“爱心包”,有口罩、消毒水和防疫指南。到3月底,哈国累计确诊新冠患者超过300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疫情最严重的两三周里,严禁学生外出,生活物资由宿管代买。

5月11日,哈国解除全国紧急状态,万安琪所在学校附近的居民区也热闹起来,孩子在社区空地玩耍,人们成群聚集聊天,天气渐热,很多人把口罩戴在鼻子下面,或者不带口罩。

解除全国紧急状态后,哈国疫情出现明显反弹,单日新增过千已成常态。到5月30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破万。6月份,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议会下院议长尼格马图林、副总理图格让诺夫、阿拉木图州州长巴塔洛夫等政要和高官接连确诊。据哈通社消息,截至7月10日,哈萨克斯坦累计确诊新冠肺炎人数已达54747例,哈现为中亚地区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受限于检测能力和检测范围,这些数字“并不是全部”。哈媒报道指出,考虑到部分地区的检测实验室因故关闭,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统计数据可能并不完整。此外,目前尚无法为没有症状的普通民众提供自费病毒检测,已检测出的无症状患者全部来自已确诊患者的接触人群。

万安琪的一位当地同学6月底从原首都阿拉木图返回学校后出现发热症状,没做核酸检测,也没去医院,由于当时不强制隔离,她还会外出吃饭,并表示“很快会好,只是感冒而已,不是新冠。”这位同学目前已经退烧。

“我们不应低估新冠病毒的威胁,认为它只是一种普通感冒的看法是错误的。”7月8日晚间,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就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时表示,“遗憾的是,由于民众不遵守隔离规定,前任卫生部领导犯下系统性错误,以及地方行政长官行动迟缓,我们事实上正面临着第二波疫情来袭,并且伴随着感染者数量急剧增长。”

7月5日起,哈萨克斯坦再次针对疫情实行为期14天的限制措施,包括禁止年龄超过65岁的老人外出,限制在户外、公园和广场3人以上聚集活动,禁止美容院、美发店、电影院等娱乐场所营业等。

“我们现在特别想回家。”万安琪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除本科在读留学生,中国来欧亚大学交流一年的交换生还有30多人,来自西安外国语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和中央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基本都是大三来哈交流,5月底考试结束就应该回国,现在航线中断、口岸关闭,学生急需回本校准备毕业、考研或考公,已经向大使馆提出了包机回国的申请,正在等待审批回复。7月9日中国驻哈大使馆发布“小心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后,国内的家人和朋友都要把电话打爆了。

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地区华人最多的国家之一。2014年,驻哈大使乐玉成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的媒体群访中表示,哈萨克斯坦约有华侨华人40余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