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最后的流连(11)

塔什干的意思是“石头城”,古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商业枢纽之一。我国古代的张骞和玄奘曾留下过足迹。

本想把最后的半天时间放在国家博物馆里的(State Museum of History of Uzbekistan),突然想起来这天是星期一,全世界的博物馆(绝大部分)星期一都休馆。只好欣赏了下博物馆的建筑外观。

要找其他看点来填补这半天的空缺,研究了一番,先去看看地铁吧。塔什干的地铁开通于1977年11月6日,是中亚地区最早的地铁线路。由于苏联时期的地铁具备防空洞掩体的功能,因此地铁站里严禁拍照,后来在2018年放开了管制。车票按次计,每人/次为1400索姆,就是你只要不出站,任意乘坐。

我找了一个离我们最近的地铁站——克斯莫納夫塔站(Kosmonavtlar Station),走了过去。

头晚吃饭的时候,经Betty授意(她知道我喜欢搜集各国货币),塔什干帅哥Boris特地送我一个地铁代币(浅蓝色圆圆的塑料代币,token),我本来想找的是取材于撒马尔罕雷吉斯坦神学院老虎图案的乌兹别克斯坦200元纸币,但是面额实在太小,他也无能为力,所以以地铁代币代替之。

不料地铁站给我了意外惊喜,现金人工买票的环节,找回来一堆亮晶晶的硬币之外,赫然有着一张梦寐以求的200元纸币。地铁票塞进闸门后,就回收了——难怪Boris说这也是很难得的。

地铁站是苏联风格的,当时如果城市人口超过100万,就可以建造地铁。这个站相当冷清,站台上除了我们以外几乎没什么乘客。我没有带广角镜头,所以框不下整个站台的模样。这个站台以蓝色为基调,装饰以苏联宇航员和苏联太空计划的成就的主题。

在地铁站台的墙上,有着进入太空第一人加加林(Yuri Gagarin)的肖像,但在有限的等车时间内,以及不识俄语,我终究没能找到。

列车间隔时长大约10分钟,足够我们拍照。塔什干目前共三条地铁线路,趁列车还没进站,我研究了一下线路图和沿线各站名称,突然意识到这条线路并不能抵达我想去的目的地。吉达国民而且如果一直这么坐下去,会离目的地越来越远。我当即决定,随便体验一下,下两站就下车。

这个匆匆忙忙的决定,又是好运气的一次。我们无意中踏入的竟是塔什干最著名的地铁站之一,阿利舍尔·纳沃伊车站(Alisher Navoi),它以著名的乌国作家、艺术家纳沃伊的名字命名。站内的拱頂和蓝色花纹瓷砖令人们联想起历史悠久的丝绸之路、古老的清真寺和伊斯兰神学院。

地铁站游结束,我们回到地面。距离目的地不到两公里,走路略远,便叫了两部车。一前一后抵达了帖木儿博物馆(Amir Timur Museum),语言不通,直接给司机看的图。作为一个塔什干人,我想这一定是所有人都应该知道的。我当然知道博物馆依旧休息,可作为塔什干的心脏地带,必然去感受一下氛围。

帖木儿博物馆是一个蓝色圆顶的建筑,既像一顶帽子,又像一座毡房,还有点旋转木马的架构。附近的广场(绿地公园)有一尊帖木儿骑马的雕像,也就是前一晚隔着马路远望见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达国民在阳光照耀下,马背上的帖木儿显得十分英武飒爽。

从地图上看,以帖木儿雕像为中心,向外辐射出七条道路,这周围有大学、商场、博物馆、政府机构等重要建筑。在帖木儿的身后,一边是占据了最佳地理位置的乌兹别克酒店(Hotel Uzbekistan),一边是国际论坛宫(Palace of International Forums)。国际论坛宫于2009年开幕,以庆祝塔什干2200年的悠久历史。门口有警卫站岗,外墙有着老虎太阳人面图案,地位非同一般。

绕了一圈之后,想转去塔什干老城区,无奈烈日当空,打车无门,似乎出租车并不经过论坛宫的门前。拦了几个路人问路,大学生帅哥的英文流利让人惊喜,果然指点我们打车要回到帖木儿雕像前。又在热心的塔什干美女帮助下,顺利截下两部出租车,帮我们和司机沟通了要去的清真寺名称,讲清楚所在位置,把我们送进车,关上车门才挥手再见。一路上尽遇上好人了。

出租车司机也很地道,妥妥地把我们送到清真寺门口。我们一高兴,又给了小费,司机超开心的。

刚到清真寺前,就被一个正在宣礼塔下拍硬照的乌国模特所吸引,典型的九头美女,笑容妩媚,身姿柔美,连我们都为之感叹太美了,不停按下快门。末了,她还冲我们友好地招手示意。

哈斯特伊玛目清线年,有着两座极高的宣礼塔。看着出出入入的信众,并不见本地女性,我问安保是否可以进入,得到允许。我们也不便打扰,稍微看了看,准备离开时,又见到一众摄像机跟拍的官员入内。

清真寺的正门是冲着大马路的,前面是绿地,而绕至后门则是开阔的广场,人不多,隔开了外面的纷纷扰扰。也借机看清了清真寺的全貌,几分典雅。

最重要的建筑之一是图书馆,就是栏杆围起来的一个小方殿。这里保存着世界最古老的《古兰经》,陈列在殿堂的中央位置,不能拍照。据说,公元650年奥斯曼收集了穆罕默德先知的全部著作,把其制成完整的经书,根据原本又誊抄了5本,分别派到麦加、大马士革、巴士拉、麦地那和库法。传说奥斯曼临死时还在看这本古兰经,鲜血喷溅到了书上,留下了血迹。帖木儿征战到伊朗和叙利亚得到圣物并把它带到撒马尔罕,这本手抄古兰经抄写在鹿皮上,曾在比比哈努姆清真寺庭院中的巨大石经台上诵读。1869年,被沙皇俄国掠夺的古兰经被送往圣彼得堡的皇家图书馆。1924年,经过漫长的旅程后,圣书被苏联运还塔什干。

广场上还座落着一座陵墓,埋葬着976年去世的塔什干首位伊玛目,他的坟墓在1541年重建,保留至今。而建于16世纪的巴拉克汗神学院里面现在主要是工艺品商店,我们稍稍逛了逛便出来了。在苏联时期,该学院是整个中亚地区仍然开放的两所经学院之一。

我们既有传统的集市探访,又有现代的超市采购。中饭也是在著名的巴扎解决的,但去的太晚抓饭没有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还剩一碗的量,被我们瓜分了。等吃的时候,一个塔什干妇女主动过来示好。她是一名教师,刚刚结束她的大采购。她很欢迎我们前来乌国旅游做客,给我展示了她即将前往俄罗斯走亲戚带的特产。一包包地打开袋子,这是杏仁、这是葡萄干、这是杏脯,还有一束植物,据说可以扫除霉运。

经她的一番解说,我对一种白色的甜品大感兴趣,外形类似杏仁,入口很甜,沙沙的口感。她说是乌兹别克斯坦特有的,说了个名字,我忘记了。

塔什干楚苏大集市(Chorsu Bazaar),又称“圆顶集市”,是当地著名的农贸市场,像毡房一样的几个圆顶建筑是集市的特征。

我稍微看了下,和所有的巴扎类似,有着明确且清晰的分区,卖香料的、卖蔬果的、卖熟食的、卖衣服的……我们想找找特产作手信,但物品过于丰富,我无从下手,便与Betty很快离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