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真实的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谈及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是永远绕不开的线月,在召开的哈共中央全体会议上当选为哈共中央。1990年2月22日,纳扎尔巴耶夫当选为哈萨克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从而成为共和国法定的最高领导人。

纳扎尔巴耶夫是苏联全面改革期间成长起来的重要政治活动家。1940年出生于阿拉木图州一个哈萨克族牧民家庭,青年时毕业于乌克兰一所技工学校,后来获得经济学副博士。毕业后,纳扎尔巴耶夫来到卡拉干达钢铁联合工厂当炼钢工,1962年加入。1973年起,他历任工厂党委书记、卡拉干达州党委第二书记、哈共中央书记。1984年3月起,纳扎尔巴耶夫历任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哈共中央、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后来几次连任共和国总统。

纳扎尔巴耶夫长期在哈萨克共和国担任领导人至今。在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误导致的混乱时期,哈萨克共和国保持了相对的稳定,在哈萨克斯坦居住的100多个大小民族基本上相安无事,因此纳扎尔巴耶夫赢得了哈萨克斯坦各族居民的支持和拥戴。

1989年5月,从当选为哈共中央,到1990年成为总统,最终于2019年3月19日宣布卸下总统职务,纳扎尔巴耶夫掌管了哈萨克斯坦整整三十年!从苏联独立出来的中亚各国里,他的国家最稳定,经济发展最好。

哈萨克斯坦是重要产油气国,邻居中国是它的重要出口对象,而这一世界第九大国家,又处于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节点之上。中国社会对纳扎尔巴耶夫不陌生,亲切称他为“老纳”。

多年来,哈萨克斯坦的GDP总额在独联体国家中仅次于俄罗斯,在中亚五国中则一直一马当先,且遥遥领先。中亚各国2019年最新的GDP具体数据我不罗列,大家感兴趣可以百度。

2017年9月某天 – 当时哈国总统还是纳扎尔巴耶夫,他视察了阿拉木图州和阿拉木图市的工作并开大会进行总结。在会上,总统公布了一些数据,是这样说的:数据显示,目前阿拉木图市GDP总额比格鲁吉亚国内生产总值(GDP)多2倍,比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GDP多5倍以上。

当时,我正在吉尔吉斯斯坦的比什凯克工作,当天哈国总统曝数据这条新闻就上了吉国新闻的热搜!吉国在中亚是穷国,当吉国小伙伴看到哈萨克兄弟阿拉木图一个市的GDP就比自己国家GDP的总量还多5倍多,一方面是震惊,曾经一起放羊的游牧民族兄弟,突厥战友,怎么几十年过去差距就这么大了呢!一方面自己国家经济被无情碾压,觉得受到了哈国总统的侮辱,平常就总受欺负的吉尔吉斯民众对哈国总统的做法进行了抨击!当然,国弱民贫,人轻言微,国家之间用实力说话,最后该咋样还咋样,人家哈萨克根本不搭理你,玩的就是冷暴力!

纳扎尔巴耶夫在哈国,就好比普京在俄罗斯,李光耀在新加坡一样的存在,强化总统极权,保证一个强有力的政权。

在国家内部,靠自己强硬的政治手腕,说一不二,能服众笼络人心,发展经济有正事,提升人均生活收入水平,强势打压反对派及反对他的媒体,加强对舆论的控制。

在国家外部,老纳和美国,俄罗斯,中国三个庞然大物表面关系维护的都不错,都近乎,它谁也不得罪,连美国这种经常打着“民主”的幌子到处找碴儿的主也不怎么明面招惹刺激它。虽然美国也不是不想在俄罗斯后院里,即中亚地区到处搞事请,它当然希望在哈萨克也能搞上它几次颜色革命,但老纳毕竟姜是老的辣,严防死守,就是不给美国机会。

为了便于比较,我们看下中亚其它3个国家,从苏联解体,独立出来后各自的道路走的是多么曲折:

2010年,在俄罗斯支持下,发生第二次革命,亲美政权被推翻,第二任总统再次跑路,亲俄政权登台,随后美国军事基地被迫撤走;

2016年8月30日,中国驻吉大使馆被炸,要知道这是中国驻外使馆第一次被所炸,这次至今没有结案,吉尔吉斯斯坦更是没有给中国一个正式交代。一个国家政权,被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推翻两次,~~警察干啥呢,军队干啥呢,国家强力部门都干啥呢。

2019年8月8日,吉尔吉斯斯坦强力部门第一次抓捕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即吉尔吉斯斯坦第三任总统),遭到前总统安保护卫的强烈反击,由于准备不充分而失败。8月9日,吉尔吉斯斯坦强力部门出动重型武器装备和大批警力共计6000人,最终前总统阿坦巴耶夫投降被捕。目前前总统及其支持者面临吉尔吉斯斯坦内务部的一系列指控,正在等待参加针对他的刑事案件的开庭!

吉尔吉斯斯坦自从独立,到当前,前后更换了几十个总理,政府班子成员更像走马观花说换就换。政策缺乏持续的连续性,虽有对投资者着看似较为富有吸引力的投资政策,但投资环境恶劣,国家各项基础设施较差,政府把投资者忽悠来就任其自生自灭,投资者在运营建设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绝大多数只能靠自己推动和解决,政府层面话语权弱,能推脱就推脱,且国家有关部委权力寻租情况及其严重。除非是国家之间的战略性合作项目,吉国政府还能上点心。其它的投资者,在投资发生后的建设及经营过程中,境况堪忧,不可控因素极大,这里也同样包括投资方派出的人员自身的人身安全方面的因素。

记得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曾经这样写过:“穷国之所以穷,并不是他们缺乏资源,而是他们缺乏有效的制度,缺乏强大的法治是穷国无法实现经济高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2、塔吉克斯坦,经济在中亚排行倒数第一,独立前后,经济下滑,并于1992年爆发了内战(1992—1997年)。长达五年的内战给塔吉克斯坦造成了严重的深远影响。

2015年9月,塔吉克斯坦前高官政变失败。9名警员和前国防部副部长纳扎尔佐达的13名同伙在冲突中丧生。当局将此次事件定性为企图搞军事政变。

我身边有朋友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开设公司,听到他多次抱怨,自己公司存在在塔吉克国家银行的资金,由于政府限制,每次取出使用的资金都是有金额上限的,他告诉我的金额我记不清了,好像是每次不超过几百美元!而且他说有时去银行取钱,还会因为各种原因被拒绝提取。简单说,我自己的公司存在你国家银行的资金,我需要提取办事,你每次让我取一点点,或者干脆不让我取。这样的投资环境也不得不让人望而却步……

3、乌兹别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前总统卡里莫夫任总统期间,尤其是中后期,因为自己的女儿卡里莫娃争夺国家政治权力,争夺最高权利想上位没少操心。

古丽娜拉·卡里莫娃曾是当年最有希望的继承者,但她特别喜欢出风头的脾性,将自己的一把好牌打得稀烂。

家庭内部政治权利斗争愈演愈烈,扑朔迷离,极大的影响了乌兹别克斯坦的未来权利走向,一直让外界摸不清脉络。但在最后,为保证乌兹别克斯坦的国家政权平稳,总统卡里莫夫不得不亲自下达指令将自己的女儿囚禁关押起来。

纳扎尔巴耶夫,无任何政治背景,出生于一个典型的哈萨克游牧民族家庭。他从一个草原放牧小伙,工厂工人起步,一路摸爬滚打,兢兢业业,过关斩将,在苏联解体前已做到了哈萨克斯坦州的位置。在苏联时代,他的政治能力就得到莫斯科大佬们的青睐,解体后,他的治理手腕和“独裁”依然带有鲜明的苏联符号印记。

独立后,他及其家族在近30年的时间里全面掌控哈萨克斯坦,搞政治,搞经济,搞人事的同时,也身兼是哈萨克斯坦武装力量最高统帅,持续掌控国家强力部门,为国家培养储备了大批的政经军事人才,当然这些人都是效忠与他的。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国家初创起始,他的治理能力及威望有利于国内政治环境的稳定持续,有利于国家制定的那些用于发展经济的政策的连续性。

解体后,哈萨克斯坦丰富的油气资源早已让欧美国家的资本主义能源寡头们蠢蠢欲动、垂涎欲滴了,他们等待的就是一个如何进入的方式。我们都知道目前在中亚有3个国家富含油气资源,分别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我们中国以中石油为代表的国企,包括一些私企都在这几个国家开发石油天然气资源。并且中亚的油气格局在世界上所占的比重和地位也越来越高。但在苏联时代,这是他们可望而不可求,甚至遥不可及的梦想。在苏联解体的30年前,中亚这一富含油气资源的地区还是一片真空地带,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最最重要的就是这个要投资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投资环境是否可靠,投资的回报是否可期。

在老纳创业初期,哈国可以说是百废待兴,要啥没啥,尤其在石油天然气的能源工业领域,请大家记住,近20年,哈萨克斯坦的崛起,就是靠着对国内巨量的石油天然气储藏的开采,靠卖能源发家的!

哈萨克斯坦石油资源丰富,被誉为“能源和原材料基地”。哈萨克斯坦为世界第11大油气资源国,在前苏联国家占居第二位,是里海地区第三大油气资源国(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油气产业一直以来都是哈萨克斯坦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据世界顶级出口国网站(Worlds top exports)统计,2019年,哈萨克斯坦石油出口收入为336亿美元,居全球第9位,占全球石油出口总额的3.3%。

可在90年代初期,要俄罗斯提供这方面的协助,那时候俄罗斯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经济崩溃,西方制裁,陷入内战,内外交困!哈萨克要工程技术人员,没人员!要资金,一穷二白!要设备,自己的产能几乎等于零!在这种条件下,你油气储藏再丰富也屁用没有,干瞪眼!请这些欧美帝国主义能源巨头们来投资是要给予很多优惠政策的,简单说,请人家来你是要付出真金白银的!这也是投资者尤为看重的,如果政局不稳定,那天量的投资就很可能打水漂,血本无归!!所以说经济层面的稳定持续发展也是在政治层面稳定的条件下才得以实现的。

2014年到吉尔吉斯斯坦工作的时候,我所在的部门有4个本地员工,都是吉尔吉斯族。

因为机缘巧合,我们一些中方人员学习了近1个月的吉尔吉斯语,了解到吉尔吉斯语有36个字母,其中33个字母为俄语字母,因为补充发音的需求,吉尔吉斯自己创造了其余的3个字母。

后来有一次我问我们办公室的本地员工,如果在电脑上用吉尔吉斯语打字,如何输入其余3个字母呢?让我匪夷所思的是,他们4个人谁都不知道!也就是说,他们从来没用电脑输入过自己民族的语言!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毕业于吉国的高等学府,有着至少大学以上学历的文凭。但他们也没有感到很奇怪,奇怪的是我,我为他们感到一丝遗憾。

经济崛起后,近10年哈国一直致力提升自身民族文化上的自信,提到这不得不说的就是语言的博弈,民族语言哈萨克语和俄语的博弈。这同样也是其它几个中亚国家一直在做的工作。

但很无奈的是,中亚国家能做的是,改改面子,里子该啥样还是啥样。我记得2010年还是2011年,哈国要求所有城市街道两旁的店面,牌匾一律要以哈语为主。当时我所在的城市,牌匾真的就统一进行了更换,都改成哈语了!但这不能解决真正的内核问题。

俄语在中亚国家的植入是那么的根深蒂固,毕竟100多年了,直到目前,只要会俄语,走遍中亚国家没有任何问题。无论是中亚之间、独联体之间、欧亚经济同盟之间,会议语言都为俄语,是不需要翻译的。

要再次说明的是,从我的个人经验来讲,目前不论是在哈萨克工作,还是在吉尔吉斯斯坦工作,所有的相关文件,与其它公司的合同文件,信函,工作邮件往来,都还是以俄语为准。政府特殊要求除外!

可以这么说,在哈萨克斯坦或其它中亚国家,如果你不会俄语,也可以从事一些体力方面的工作,或者厨师,理发师等工作,这都可以。但如果你想要在政府部门、企业、公司工作,即从事脑力方面的工作,作为哈国本地人,不会俄语你根本就没法开展工作。

我简要的再举几个生活中的例子,看看俄语是如何无孔不入的影响中亚人民的生活(以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为主):

1、老百姓看电视节目,基本上以观看俄罗斯的节目为主,这里也包含其它的传播媒介,报纸,广播等;

2、孩子上学,从上一年级开始正式学习俄语,孩子的课本都是俄语的,从小学到大学;

3、你总得去电影院看电影吧,好吧,都是俄语配音;(俄罗斯发行,然后所有前独联体国家都看);

4、哈萨克斯坦生活着100多个民族,俄语是所有民族之间的共同交流语言,比如俄罗斯族,朝鲜族等等;

5、去书店购买图书,清一色的俄语书籍。当地民族语言的书籍,目前在哈萨克斯坦怎么样我已不是清楚,在吉尔吉斯斯坦极少,极少;

综上所述,国内计划来哈萨克工作的小伙伴,以及有想法移民至哈萨克的哈萨克族朋友,关于俄语语言学习心里要有数。除非工作生活的地方是穷乡僻壤,只要你在城市里生活和工作,不会俄语理想的工作,生活起来也别扭!

哈萨克斯坦地广人稀,人口不到2000万,所以他的移民政策,显而易见是号召在国外生活的哈萨克族人能够回到祖国生活和工作,这里也确实需要人。

我来到吉尔吉斯斯坦工作后,发现一个问题,吉尔吉斯斯坦其实一直也有这样的移民政策,但据我了解,每年从咱们国内移民到吉尔吉斯斯坦的,寥寥无几,我身边反正一个没有。而每年从新疆都有大量的哈萨克族移民到哈萨克斯坦。所以说,民族认同感确实重要,是第一位的,但是如果你国家发展的一塌糊涂,穷困潦倒,那么你有再好的移民政策也同样不会得到认同,人往高处走,谁都不会往坑里跳。

我是在石油领域工作,在哈萨克斯坦工作时,在我们公司也有从中国移民来的哈萨克族同事,和我们一起共事。他们的优势是掌握哈萨克语,又会汉语,所以经常在各种中方公司中充当翻译的角色。

但由于他们不掌握俄语,所以第一代移民过来的哈萨克族朋友,从事的都是相对中低端一些的工作,生活上过得还是比较辛苦的。他们有自己的圈子,土著哈国人从心底里不真正接纳他们。

中国的极速发展不也就是最近20-30年的事情吗,往前推25-30年,想象下咱们的家乡那时候都是什么破路,坑坑洼洼的,坐大客车跑的稍快了点都颠的要命。GDP超过日本后,我们目前对标的已经是美国了,特别多的人是不是有了一种一国之下,万国之上的高处不胜寒的虚幻感。但在高大上的GDP背后,平均到每一个人上你再看看那排名是多少,高速发展的同时又伴随着衍生出了多少的问题,这种经济增长方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等等等等问题。

哈萨克斯坦也是这样的,也存在上述的民族自信心膨胀的问题。我目前工作的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这两个国家可以说有同样的民族语言(哈萨克语和吉尔吉斯语几乎相同),同样的民族文化,同样的饮食,近乎为同宗同源。90年代分别独立后,两个国家,有了天壤之别,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哈萨克斯坦人瞧不起吉尔吉斯人,喜欢看邻居的笑话,认为吉尔吉斯斯坦不仅穷,而且国家发展的一波三折,就喜欢窝里斗。吉尔吉斯人自尊心也强,你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你。

我觉得我们国内目前许多人也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没脚踏实地去过多少地方,不能安静的沉下心来认真读过几本书,我觉得还是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把自己的路走好。至于嘴上,说话留言前咱们自己先好好思考一下,三思而后行,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得饶人处且饶人,道听途说一百次,不如你亲眼目睹一次来的真实客观。尤其现在都是实名制,咱们在网络上的一言一行,代表着我们的认知、态度和涵养,应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提升自己,完善家庭是改变社会的起点,良好社会来源于这个社会的个人对自己有一定的品质要求。

30年的时间,和永恒的宇宙长河相比,只不过沧海一瞬而已。在漫长的历史过往中,中国曾经一直名列前茅,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们落后了,经历过闭关锁国的阶段,被超过被碾压被无视被侵略。从封闭到再次改革开放,现在缓过劲来正在慢慢赶超,吉尔吉斯斯坦身处国外,其实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反观自己,反观中国的发展和现状,以及在它背后支撑的背景文化和勤劳大众。

2021年7月6日,哈国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接受了记者访问,再次引爆吉国社交媒体,老衲原话是这样说的:

“我觉得十分遗憾,”中亚民主岛“吉尔吉斯斯坦是我们的邻国,实际上吉尔吉斯族和哈萨克族是一脉相承,亲如兄弟的。那么在这30年期间,吉尔吉斯斯坦到底做了些什么呢?我支持吉尔吉斯斯坦的每一任总统,邀请他们到哈国来访问,并积极给予金钱和贷款方面的支持,但他们什么都没做。所以,我认为经济发展是一切生活的基础,这是哈萨克斯坦人幸福生活的来源,为此我们应该建立一切必要的条件用于发展经济,这项工作我们一直在做,一直在努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