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脱北者的北回归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2013年7月29日,脱北者孙正勋在首尔向记者展示他弟弟拍摄的朝鲜照片。近一年来,脱北者人数比起往年有明显下降。

2008年4月27日,北京奥运火炬接力途径首尔市中心时,便衣警察抓捕试图冲向火炬手的两名脱北者。如今,在脱北者以各种方式表达过去生活艰辛的同时,金正恩却开始对脱北者采取怀柔政策,承诺脱北者回国后将不会受到伤害。

2010年4月25日,一名脱北者在韩国首尔的教堂内,向牧师祈祷朝鲜人民早日脱离困境。韩国作为基督教大国,常有教会和传教士协助脱北者离开朝鲜。

穿着朝鲜传统服装的妇女在电视镜头前痛哭流涕,控诉被诱拐到韩国的悲惨经历、归国的喜悦,以及对伟大领袖金正恩的崇敬之情。朝鲜的宣传战在这一刻取得了最大的胜利。

平壤人民文化宫内,朴钟淑痛心疾首地为2006年逃离朝鲜而道歉。她说自己“离开祖国只是为了取道中国,去跟在韩国生活、身患重病的父亲团聚”。

“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为了过更好的生活抛弃祖国,其他人却在为建设我们繁荣的祖国而勒紧腰带奋斗。”身穿粉色民族服装的朴女士泪眼婆娑地对媒体记者说。

同样从朝鲜逃到韩国的朴相鹤是“自由朝鲜斗士”的领导人。通过电视看到朴钟淑的身影后,他告诉英国《卫报》,在首尔他们两人是邻居,她是个普通人,从来不谈论政治。

朝鲜媒体称,今年5月25日,朴钟淑经由中国逃回了朝鲜。《卫报》认为,很难判断她是自愿与记者分享自己的悔恨和感激,还是在官方的压力下这样做;朴钟淑公开露面也许是为了劝说脱北者回国。此前,脱北者一旦回到朝鲜,将面临严峻的惩罚。

朴钟淑的发布会将在朝鲜全境播放,人们能看到她一次又一次地感谢朝鲜领袖金正恩。

“当我走下飞机,我难以抑制我的心快速跳动。我被热情的接待者震惊了,那一刻我感到了自己多么热爱祖国,以及我的祖国是多么伟大。”

“我做了那么多错事,尊敬的伟大领袖金正恩却没有责怪我,而是将我笼罩在他温暖的关怀下。他对我表现出了伟大的关爱。”

朴钟淑说,在她关于韩国的幻想破灭后,便决定回国。她声称,在韩国,政府会付钱给脱北者,让他们诋毁和诽谤朝鲜。现在她在朝鲜与儿子、儿媳一同生活。

金光学和高正南梦想过上一种没有饥饿和压抑的生活,因此铤而走险离开了朝鲜。近4年后,他们发现自己呆在韩国社会最底层,被经济拮据、歧视和社会孤立深深困扰着。

这就是这对年轻夫妻通过朝鲜国家电视台展现给朝鲜同胞的悲惨生活。他们带着两岁的孩子回到朝鲜,身穿深色正装,带着惭愧又感激的神情,坐在记者们面前。今年27岁的金先生和他30岁的妻子在韩国相识、结婚,他们都“不堪忍受”韩国的痛苦生活。

金光学激动地赞颂国家和伟大领袖不计前嫌,接纳了他和妻子,为他们提供久违的温暖。说到激动处,他双臂高举,如同要给伟大领袖一个拥抱。

朝鲜战争结束后,有超过2.3万人逃离朝鲜。脱北者的数字在2011年创下新高,有超过两千人离开朝鲜到达韩国。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将吸引脱北者回国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与从前朝鲜对脱北者处以残忍的惩罚相反,他保证叛逃者回国不仅不会受惩罚,甚至还会获得奖赏,并且承诺绝不把他们送入劳改营。

在过去一年中,朝鲜至少为回归的脱北者举行了6次记者会,他们无一例外地在记者面前表达对金正恩的感激,并且控诉在韩国的悲惨生活。一位在首尔办电台的脱北者对《卫报》说:“我看到了这些记者会。我们知道韩国的生活更好,但孤独感和遇到的困难让我们想要回去。”

生活在韩国的脱北者,先后从留在朝鲜的家人那里接到了电话,多数电话内容相似。“母亲对我说,‘如果你赚到钱了就回来吧,金正恩将军会善待你的’。”这位姓李的女士告诉路透社,其他脱北者也接到过类似的电话。她请求不引用她的全名,怕给生活在朝鲜的家人带来麻烦。

冒生命危险逃入韩国后,宋钟勋却又考虑回到朝鲜。他在接受《国际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在韩国受到的对待,是让他打退堂鼓的原因之一。他知道返回朝鲜的道路会很艰辛,也许会有严厉的惩罚等待着,但还是想尝试所有合法手段,争取回到朝鲜。

根据韩国统一部最近对脱北者的调查,不少受访者称,满意在韩国的生活水平,但他们也承认面对着歧视、低工资和高于他人的失业率——韩国平均失业率只有3.4%,但对脱北者来说,失业率却高达12%。

2011年的调查显示,8299名脱北者称自己在韩国月收入低于100万韩元。很多时候,他们更愿意寻求机会到美国、英国或澳大利亚生活,这样才能享受更好的社会保障和更多自由。由于所受教育不足,他们在韩国就业市场上竞争力明显较差。

一些脱北者抱怨,韩国政府没有为他们提供充分的保证,但韩国统一部一位官员指出,脱北者更需要靠自身努力,才能改变未来。“每个人都是从这一阶段走过,才能适应不同的文化、社会偏见等等。”他对《韩国先驱报》说,“你们最好是迅速学习,适应社会。难道指望政府永远照顾你们?”

韩国东国大学一位高姓教授认为,脱北者在韩国遇到的困境根本不是政府支持能解决的,因为多数的问题源头来自南北朝鲜分歧巨大的社会制度。

金正恩实施怀柔新政策的10个月来,脱北者数量从一年前的2706人,下降到了1202人。

据《南华早报》报道,朝鲜甚至为“迷途知返”的脱北者提供了现金奖励。不具名者称,朝鲜政府向生活在韩国的脱北者提供5000万韩元奖励,并承诺让他们上电视。对普通朝鲜人来说,在国家电视台上露面也是一种充满诱惑的、不同寻常的经历。

有专家称,金正恩希望让朝鲜人民看到,脱北者在韩国的生活并不幸福,他们找不到工作,难以适应社会。而一些脱北者称,这正是他们在韩国生活的真实写照。

“朝鲜国家电视台通过宣传韩国不适宜居住,来宣扬朝鲜社会制度的可贵。因为脱北者对朝鲜人已经不是个秘密了。”韩国首尔大学的高有焕教授对印尼《雅加达邮报》说,“金正恩也许希望借机给人们树立对新时代的信心。”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相信朝鲜政府温暖的召唤。“当我看这个节目时,我觉得他们可能是政府特意安排的,因为越来越的人想要逃到韩国去。或许这些人在韩国的确生活艰难,回到朝鲜后为了被当局接受,因此不得不撒谎。”1992年从朝鲜逃到韩国的康哲浩对《雅加达邮报》说。

穿着朝鲜传统服装的妇女在电视镜头前痛哭流涕,控诉被诱拐到韩国的悲惨经历、归国的喜悦,以及对伟大领袖金正恩的崇敬之情。朝鲜的宣传战在这一刻取得了最大的胜利。

平壤人民文化宫内,朴钟淑痛心疾首地为2006年逃离朝鲜而道歉。她说自己“离开祖国只是为了取道中国,去跟在韩国生活、身患重病的父亲团聚”。

“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为了过更好的生活抛弃祖国,其他人却在为建设我们繁荣的祖国而勒紧腰带奋斗。”身穿粉色民族服装的朴女士泪眼婆娑地对媒体记者说。

同样从朝鲜逃到韩国的朴相鹤是“自由朝鲜斗士”的领导人。通过电视看到朴钟淑的身影后,他告诉英国《卫报》,在首尔他们两人是邻居,她是个普通人,从来不谈论政治。

朝鲜媒体称,今年5月25日,朴钟淑经由中国逃回了朝鲜。《卫报》认为,很难判断她是自愿与记者分享自己的悔恨和感激,还是在官方的压力下这样做;朴钟淑公开露面也许是为了劝说脱北者回国。此前,脱北者一旦回到朝鲜,将面临严峻的惩罚。

朴钟淑的发布会将在朝鲜全境播放,人们能看到她一次又一次地感谢朝鲜领袖金正恩。

“当我走下飞机,我难以抑制我的心快速跳动。我被热情的接待者震惊了,那一刻我感到了自己多么热爱祖国,以及我的祖国是多么伟大。”

“我做了那么多错事,尊敬的伟大领袖金正恩却没有责怪我,而是将我笼罩在他温暖的关怀下。他对我表现出了伟大的关爱。”

朴钟淑说,在她关于韩国的幻想破灭后,便决定回国。她声称,在韩国,政府会付钱给脱北者,让他们诋毁和诽谤朝鲜。现在她在朝鲜与儿子、儿媳一同生活。

金光学和高正南梦想过上一种没有饥饿和压抑的生活,因此铤而走险离开了朝鲜。近4年后,他们发现自己呆在韩国社会最底层,被经济拮据、歧视和社会孤立深深困扰着。

这就是这对年轻夫妻通过朝鲜国家电视台展现给朝鲜同胞的悲惨生活。他们带着两岁的孩子回到朝鲜,身穿深色正装,带着惭愧又感激的神情,坐在记者们面前。今年27岁的金先生和他30岁的妻子在韩国相识、结婚,他们都“不堪忍受”韩国的痛苦生活。

金光学激动地赞颂国家和伟大领袖不计前嫌,接纳了他和妻子,为他们提供久违的温暖。说到激动处,他双臂高举,如同要给伟大领袖一个拥抱。

朝鲜战争结束后,有超过2.3万人逃离朝鲜。脱北者的数字在2011年创下新高,有超过两千人离开朝鲜到达韩国。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将吸引脱北者回国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与从前朝鲜对脱北者处以残忍的惩罚相反,他保证叛逃者回国不仅不会受惩罚,甚至还会获得奖赏,并且承诺绝不把他们送入劳改营。

在过去一年中,朝鲜至少为回归的脱北者举行了6次记者会,他们无一例外地在记者面前表达对金正恩的感激,并且控诉在韩国的悲惨生活。一位在首尔办电台的脱北者对《卫报》说:“我看到了这些记者会。吉尔吉斯斯坦我们知道韩国的生活更好,但孤独感和遇到的困难让我们想要回去。”

生活在韩国的脱北者,先后从留在朝鲜的家人那里接到了电话,多数电话内容相似。“母亲对我说,‘如果你赚到钱了就回来吧,金正恩将军会善待你的’。吉尔吉斯斯坦”这位姓李的女士告诉路透社,其他脱北者也接到过类似的电话。她请求不引用她的全名,怕给生活在朝鲜的家人带来麻烦。

冒生命危险逃入韩国后,宋钟勋却又考虑回到朝鲜。他在接受《国际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在韩国受到的对待,是让他打退堂鼓的原因之一。他知道返回朝鲜的道路会很艰辛,也许会有严厉的惩罚等待着,但还是想尝试所有合法手段,争取回到朝鲜。

根据韩国统一部最近对脱北者的调查,不少受访者称,满意在韩国的生活水平,但他们也承认面对着歧视、低工资和高于他人的失业率——韩国平均失业率只有3.4%,但对脱北者来说,失业率却高达12%。

2011年的调查显示,8299名脱北者称自己在韩国月收入低于100万韩元。很多时候,他们更愿意寻求机会到美国、英国或澳大利亚生活,这样才能享受更好的社会保障和更多自由。由于所受教育不足,他们在韩国就业市场上竞争力明显较差。

一些脱北者抱怨,韩国政府没有为他们提供充分的保证,但韩国统一部一位官员指出,脱北者更需要靠自身努力,才能改变未来。“每个人都是从这一阶段走过,才能适应不同的文化、社会偏见等等。”他对《韩国先驱报》说,“你们最好是迅速学习,适应社会。难道指望政府永远照顾你们?”

韩国东国大学一位高姓教授认为,脱北者在韩国遇到的困境根本不是政府支持能解决的,因为多数的问题源头来自南北朝鲜分歧巨大的社会制度。

金正恩实施怀柔新政策的10个月来,脱北者数量从一年前的2706人,下降到了1202人。

据《南华早报》报道,朝鲜甚至为“迷途知返”的脱北者提供了现金奖励。不具名者称,朝鲜政府向生活在韩国的脱北者提供5000万韩元奖励,并承诺让他们上电视。对普通朝鲜人来说,在国家电视台上露面也是一种充满诱惑的、不同寻常的经历。

有专家称,金正恩希望让朝鲜人民看到,脱北者在韩国的生活并不幸福,他们找不到工作,难以适应社会。而一些脱北者称,这正是他们在韩国生活的真实写照。

“朝鲜国家电视台通过宣传韩国不适宜居住,来宣扬朝鲜社会制度的可贵。因为脱北者对朝鲜人已经不是个秘密了。”韩国首尔大学的高有焕教授对印尼《雅加达邮报》说,“金正恩也许希望借机给人们树立对新时代的信心。”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相信朝鲜政府温暖的召唤。“当我看这个节目时,我觉得他们可能是政府特意安排的,因为越来越的人想要逃到韩国去。或许这些人在韩国的确生活艰难,回到朝鲜后为了被当局接受,因此不得不撒谎。”1992年从朝鲜逃到韩国的康哲浩对《雅加达邮报》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