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吉尔吉斯斯坦人口才600多万竟然有多达283个党派

2020年3月5日,吉尔吉斯斯坦中央选举委员会发布消息称,根据吉尔吉斯斯坦司法部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初,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共有283个党派,其中259个党派属于正在运营的党派,24个党派即将被注销。2020年1-3月,共计新注册5个新党派。

要知道,无论是国土面积还是人口总数,吉尔吉斯斯坦在中亚地区都算不上一个大国,(人口总数:6,132,932,国土面积:199,951 平方公里)。但这则消息一出来,让平时不关注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制度的人来说,也会大吃一惊。其人口总数,吉尔吉斯斯坦放在我国基本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地级市的水平,但政党竟然200多个,也算是中亚地区一大政治奇景。

由于组建政党的门槛非常低———只需要10名吉尔吉斯斯坦公民就可以申请组建政党,致使许多政党注册后未见其展开实质性的政治活动就消失于政治视野。吉尔吉斯斯坦政党数量规模不仅体现在政党总数上,还体现在有效政党的数量上。吉尔吉斯斯坦议会制政体建立以来进行了两次议会选举,频繁呈现“新党崛起、老党没落”的图景,甚至连其本国的学者、媒体都难以预测选举结果。

如此多的有效政党必然导致吉尔吉斯斯坦的议会选举结果充满不确定性,组建的联合政府也相应缺乏稳定性。尽管两次议会选举的进程较为顺利、平稳,但在选举中由执政联盟组建的联合政府却在后续的运作中先后发生了六次流变亦是显证。正如阿伦德·利普哈特 (Arend Lijphart)指出的:“政党制度内有效政党的数量越多,政府 (内阁)的稳定性和持久性就越低。

吉尔吉斯斯坦大多数政党是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建立起来的,政党的内部结构多为水平的松散型,一个政党实际上有多个领导人,政党内部容易出现分裂。如故乡党和共和国党都是由从光明大道党脱离出来的政治精英组建的,而共同党的核心成员则主要来自共和国党。由此观之,结构呈现水平化的政党缺乏组织性与稳定性。

在吉尔吉斯斯坦,政党的制度化程度低不仅直接削弱了政党的社会化能力,吉尔吉斯斯坦还阻碍了政党合法性的巩固。一般而言,政党政治的社会化程度与合法性在很大程度上能够通过选票表现出来。在一国选民数量稳定的情况下,参与议会选举投票的选民数量和有效选票的数量越多,该国政党政治的社会化程度和合法性相应地就越高;当参与其他选举 (如总统选举、宪法公投)的选民数量远远多于参与议会选举的选民数量时,就说明政党政治的社会化程度仍处于较低水平,人民仍然将政治信任更多地赋予总统个人,而非组织化的政党。

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发展的特殊性导致政党价值 “迷失”,表现出 “经济人行为”倾向,成为政治精英追求个人利益、家族利益和部族利益的工具。在吉尔吉斯斯坦,权力是满足政治精英及其家族利益的最主要的工具,绝大多数政党领袖普遍缺乏国家利益意识,就如前总理萨里耶夫在评论吉尔吉斯的政治精英时所言:“吉尔吉斯斯坦有一个威权体制,在这个体制里使自己变得富有和使身边的环境变得更好乃是所有人的生活追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