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季节VS最危险的季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当地时间4月6日下午,数千名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示威者在首都比什凯克市中心集会游行,并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逐渐演变成骚乱,造成75人死亡,1520人受伤。骚乱的导火索是反对派领导人舍尔尼亚佐夫被警方拘留,引起反对派支持者不满,而更深的原因是长年累积的社会经济因素。4月8日,吉反对派宣布掌权成立临时政府,总统巴基耶夫逃离首都…【详细】【网友评论】

阳春3月、4月是吉尔吉斯斯坦最美丽的季节,河冰初融,坡草渐绿,遍地郁金香开放。

这个时节也是吉尔吉斯斯坦最危险的季节:春暖花开,外出务工者纷纷启程,各种政治活动也重新活跃,执政者会利用这个季节组织选举,改组政府,颁布政令,反对派也利用这一时机号召支持者,对政局施加关键性的影响。

2005年著名的“郁金香革命”就发生在这个季节,短短几天功夫,看似大权独揽、坚不可摧的前总统阿卡耶夫就仓皇出逃,最终在莫斯科当着特意赶去见证的国会议员的面,签署了辞职声明。

2010年3、4月间,又是郁金香开放的季节,当吉尔吉斯斯坦富豪古列维奇涉嫌洗钱,在意大利被捕,反对派指责其与巴基耶夫政府有染,政府则以控制舆论、逮捕反对派领袖进行钳制之际,许多国外观察家还自信地认为,郁金香会再开放,“郁金香革命”不会重演,因为相比前任、自称“最大教训在于对政府控制力不足”的阿卡耶夫,巴基耶夫集军政宪特大权于一身,权力基础貌似十分稳固。

然而郁金香再度盛开,“郁金香革命”也再度重演,一切都仿佛回到了5年前:外省骚乱、占领政府机关、首都示威、冲击议会大楼和、在快节奏的政治博弈和随之产生的短暂混乱中总统仓皇辞庙、反对派联盟在凯歌声中宣布江山易手,甚至连一些桥段和细节,如军警开枪、“莫洛托夫燃烧瓶”和针对总统的裙带、腐败指控,都几乎如出一辙。

如果说有区别,那就是此次暴力色彩更浓,牺牲者更多,而节奏却更快。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阿卡耶夫始终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先发制人的是反对派联盟,而此次巴基耶夫抢先“消毒”,逮捕了前总理阿坦巴耶夫和反对派领导人塔克巴耶夫,关闭了部分“不敬”媒体,控制了网络,还在最后时刻尝试实行紧急状态。

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示威者一开始的伤亡很轻微(只有几人),大多数伤亡发生在总统逃亡后短暂的无政府状态下,而此次据称仅死亡人数已逾100。

2005年的示威者不过扣押或杀死了两名普通警察,而此次却传出捕杀内政部长、扣押副总理等似线年的“郁金香革命”,从3月20日凌晨的贾拉拉巴德事件,到3月23日阿卡耶夫逃离首都比什凯克,总共花了约72个小时,而此次从塔拉斯事件到巴基耶夫逃跑,却连48小时都没过去。

2005年的郁金香曾被称为“民主之花”,打着“反贪腐、反专制、反裙带”旗号的巴基耶夫曾将矛头直指阿卡耶夫的“问题选举”,声称将以民主和法制结束专制和任人唯亲,人们曾真诚地以为,“民主之花”至少可以为吉尔吉斯斯坦带来更公正的选举,更安定的社会秩序,和更民主、平等的政治气息,如果不能入巴基耶夫所信誓旦旦承诺地,给这个国家带来富裕与繁荣的话。

阿卡耶夫统治吉尔吉斯斯坦15年,搞了一次舞弊选举,巴基耶夫统治不过5年,却两次涉嫌在选举中作弊。

因贪腐和裙带作风被赶下台的阿卡耶夫,只不过将两个子女塞进议会,让自己的妻子和戚族大搞关联企业,而打着“反裙带”旗号上台的巴基耶夫,却在不久前搞了一次“政府机构改革”,由他本人直接掌管国家安全委员会、外交部,他的小儿子被任命为新设立的发展、投资和革新部长,这个被戏称为“吉尔吉斯斯坦发改委”的部掌握全国财政大权,更担负招商引资、对外经贸谈判的重任,不仅便于巴基耶夫家族上下其手,从中渔利,更被反对派指责为“立太子”,不仅如此,在新的政府班子中,巴基耶夫的三个兄弟分别任国家保卫局长、驻德国大使和驻中国贸易专员,大儿子是国家安全局顾问,可谓不折不扣的家天下。

最后,阿卡耶夫不过钳制反对派的舆论攻势,巴基耶夫不但照做不误,还封网络、封报纸、抓人,做得变本加厉。

然而政治氛围还是那个政治氛围,政治逻辑还是那个政治逻辑,巴基耶夫的上台,不过将北方门阀统治换作南方门阀统治,将“北方贪腐,南方吃苦”掉了个而已,甚至,由于长久压抑所形成的“暴发户情结”,这些南方家族显得吃相更难看一些。

当年的阿卡耶夫为了确保统治,在俄、美两国间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实行亲俄政策,却在中亚五国中第一个加入WTO;继任的巴基耶夫也依样画葫芦,在两个大国(甚至还要加入中国和印度)间翻云覆雨。此次事件前,他的小儿子正打算去美国五角大楼“沟通”,而他本人则频频就吉俄关系发言,俄美两国都曾指责他的种种作为,却又不约而同在事态扩大后谨慎作态,避免被认为是“幕后黑手”。

谁是“幕后黑手”,甚至有没有这样的幕后黑手都不重要。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几乎所有派别的反对派都团结在巴基耶夫周围,如今咄咄逼人要巴基耶夫亲赴首都辞职的临时政府首脑、前外长奥库巴耶娃曾是“郁金香革命”的急先锋和巴基耶夫的亲密战友,前总检察长、率先喊出“夺取全国政权”的别尔纳扎罗夫,对自由欧洲电台喊出“开枪的一刻谈判大门已关死”的尤米泰利扎耶夫,被巴基耶夫逮捕、曾传出被投毒的“吉尔吉斯斯坦尤先科”阿坦巴耶夫,都曾高举同一朵郁金香。然而花开花谢,当年的战友如劳燕分飞,当年的民主誓言也如凋谢的郁金香般灰飞烟灭。

如今一切恍如昔日重来,政见不同、观点各异的反对派,包括巴基耶夫此前的盟友和敌人又集结一起,打着要民主、反贪腐裙带的旗帜,以更加暴力和不容置辩的方式,干脆利索地赶走了巴基耶夫。 当民主派表现得比专制者更不民主,反贪腐、反裙带的斗士在贪腐和裙带方面走得更远之时,昔日的郁金香再度开放,且开得更浓艳,又何足为奇?

新花是否能摆脱旧花凋谢的命运?正如法国TF2电视台评论员所说,这些反对派人士“除了都讨厌巴基耶夫外毫无共同语言”,他们的语言、姿态、方式方法,和5年前赶走巴基耶夫如出一辙,他们夺取政权后首先释放一切反巴基耶夫的人,其中就包括“贪腐嫌犯” 前国防部长伊萨科夫,以争取军警的支持,吉尔吉斯斯坦他们中的许多人出身于北方门阀,在驱逐了南方“暴发户”后,会不会让吉尔吉斯“再回到从前”?

大选和民主政治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当“民主派变成专制派”的轮回一再发生的时候,人们应从更深刻的角度,去思索表象背后的普遍规律。经济结构、社会结构、政治结构,经历了两回革命的吉尔吉斯斯坦都并无大的变化,土壤相同,气候相近,所谓的“郁金香革命”,怕也只能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