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传统服装大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丝路新观察网比什凯克9月6日电 据akipress网站报道,这些天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大草原上召开了民族盛会。这场大会为大家呈现了多种多样的吉尔吉斯民族传统服饰。

草原上设立了600多个毡房,其中不光是吉尔吉斯本地的,吉尔吉斯斯坦外国客人的毡房也包括其中。

1快讯:吉国《丝路新观察》报纳吾热孜节慰问离退休警察 希望做慈善公益的引导者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Ведущее учреждение: ООО“Культурное развитие на Среднеазиатском шелковом пути”

Адрес: Кыргызстан, г. Бишкек, ул. Исанова, 172.

全球确诊病例突破90万中亚这两国为何能成“疫情净土”?

【环球时报驻哈萨克斯坦特派记者 周翰博】到目前为止,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依然没有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也让它们成为中亚5国中未被病毒感染的两片净土。

塔吉克斯坦卫生和居民社会保障部官员近日对媒体表示,从2月1日至3月31日,该国累计对6222名从国外返回人员进行了隔离。截至目前,2145人通过了为期2周的隔离观察,已经回归社会,仍有4077人在接受隔离观察。而与疫情严重的伊朗毗邻的土库曼斯坦同样保持着新冠肺炎零确诊的纪录。

面对肆虐的疫情,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何以独善其身?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主要得益于两国的“封闭性”。土库曼斯坦一直被认为是中亚最封闭的国家。《环球时报》记者在中亚工作已3年多,也仅在去年夏天才有机会首次到访这个神秘国度。这次行程感受最深的却是不自由。不仅不能随意走动、参观,就连买电话卡、与当地人聊天都要在“志愿者”的陪同下完成。这种“关起门过日子”的国家治理方式客观上也将新冠病毒关在了国门之外。塔吉克斯坦尽管不像土库曼斯坦那样封闭,但作为地区经济体量最小的国家,总体上看其与周边国家以及国际社会的交往也不是很多。

还有一种说法是塔土两国刻意封锁了消息。有分析人士指出,塔吉克斯坦前不久刚刚举行议会选举,9月还要迎来总统选举,在如此重要的“选举年”维持社会稳定是首要任务,“总统拉赫蒙或将在本轮选举中对权力移交做出重大安排。因此,目前决不允许国内出现任何动荡和不稳定因素”。

据中亚新闻网1日报道,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开始抓捕当街谈论新冠肺炎疫情话题的“造谣者”。报道称,身着便衣的执法人员开始在车站、公交车上以及人群中搜索随意谈论新冠肺炎疫情的市民。当局担心新冠肺炎成为社会焦点话题后将引发大规模恐慌。

尽管尚无确诊病例,但塔政府依然对疫情在该国暴发的潜在风险高度关注。3月30日塔卫生与居民社会保障部下属各部门负责人在首都杜尚别召开特别会议,专门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相关筹备工作进行协调与磋商。塔卫生与居民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指令各部门务必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吉尔吉斯斯坦做好进入紧急状态的各项准备。

截至当地时间4月1日,中亚其余三国的确诊数均有所增加。面积最大的国家哈萨克斯坦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372例,吉尔吉斯斯坦康复26例,死亡3例;人口最多的乌兹别克斯坦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73例,康复8例,死亡2例;吉尔吉斯斯坦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11例。1日,吉尔吉斯斯坦副总理和卫生部部长因防疫不力被免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土库曼语专业大学排名 2018最新排行榜

中国大学哪些本科的土库曼语专业,是2018高考优秀考生报考的最佳选择呢?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在2018本科土库曼语专业排行榜中,北京外国语大学雄居排行榜榜首,想知道全部的土库曼语专业排名请看下表:

北京外国语大学坐落在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在三环路两侧分设东、吉尔吉斯斯坦西两个校区,是教育部直属、“985”优势学科创新平台和首批国家“211工程”建设的全国重点大学。新中国成立后,学校归外交部领导,1954年更名为北京外国语学院,1959年与北京俄语学院合并组建新的北京外国语学院。1980年后直属国家教育部领导,1994年正式更名为北京外国语大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土库曼斯坦曝出掩耳盗铃式“防疫”:禁止公民媒体谈论新冠肺炎

据英国《独立报》3月31日报道,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政府被曝禁止当地媒体、公民、医疗刊物提到“新冠肺炎(coronavirus)”的一词,并否认该国存在这种正在全球迅速蔓延的流行病。此外,讨论疫情的公民甚至会被警方拘留。

《独立报》援引《土库曼斯坦纪事报》的消息称,吉尔吉斯斯坦在土库曼斯坦卫生部下发的有关防治传染病的小册子中,没有任何关于新冠肺炎的内容。

不过,虽然嘴上否认国内存在新冠疫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但是土库曼斯坦政府依然在执行各种防疫措施,包括在车站进行体温检查,以及在人口密集的地区分发消毒湿巾等。目前,该国国内的人口流动,特别是首都阿什哈巴德之外的地区的人口流动都受到了严格限制。

“记者无国界”组织东欧与中亚组的组长珍妮·卡维利耶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认为,禁止人们提及新冠肺炎的举措只会让土库曼斯坦的人民更加危险。

“土库曼斯坦当局企图扫除所有关于新冠肺炎的信息,这种掩耳盗铃的行径让该国人民陷入危险之中。”

据土库曼斯坦国家通讯社TDH报道称,土库曼斯坦政府目前正在组织包机,将包括留学生在内的目前仍在海外的土库曼斯坦公民带回国内。

“土库曼斯坦已经采取了严格的措施阻断境外的感染,边境和海关都装备了温度计、红外线电子扫描仪器,以加强检测。吉尔吉斯斯坦”TDH通讯社称,“综合的防疫措施和提升防疫意识的举措都在稳步展开。”

俄媒: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出现食品匮乏

尽管土库曼斯坦政府努力保障食品供应,但国营商店食品匮乏 个体商店价格上涨现象日益恶化。银行和商业网店的取款机都提不出钱来。阿什哈巴德记者私下讲:“人们开始从早上6点就在国营商店排起长队。上午开业后,商店只卖给每人1公斤7马那特的白糖和一升13马那特Олейна牌食用油。在私人商店这种油卖到30马那特一升,而且你要买油,还硬搭给你一包200克2马那特的豌豆。两个警察负责秩序。”在土库曼斯坦首都,“阿扎特雷克无线广播”记者讲,一些国营商店以及一些市场上,国家定价的食品仅20-25分钟就销售一空。另两个“阿扎特雷克”记者讲,国营商店每月配额的面粉已经没货,现在哪里也买不到。

据“阿扎特雷克”各地区记者讲,各地区国营商店还能买到白糖,但植物油和面粉已经没有货。但在个人商店可以买到二级面粉,每公斤7马那特。记者还把市场食品新旧价格做了对比。· 胡萝卜1公斤现在是3马那特,原来是1.5马那特,· 牛牍肉1公斤40马那特,原来30马那特,· 一头蒜6马那特, 原来1马那特。阿什哈巴德和各地区除了食品短缺、价格上涨之外,各地取款机还无钱可取,提款机里一直没钱。吉尔吉斯斯坦“阿扎特雷克”记者,“人们已经数周从卡上提不出钱。现在很多人手里没钱。而且,绝大多数个体商店把收款机藏了起来,或者说收款机坏了用不了。一些个体商店可以用卡支付,但食品的价格比其它商店高。人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投诉。人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难”。

土库曼斯坦已经连续三年出现食品紧张、面粉、白糖、植物油等物价上涨,取款机提取现金难等问题。新冠疫情在世界爆发以后,土库曼斯坦关闭了边界,食品供应如雪上添霜,需要进口的圆葱、土豆等蔬菜和食品变得更加匮乏。全国各地出现大规模食品匮乏,前所未有!土库曼斯坦自独立以来,一直实行国家封闭政策,与朝鲜类似,国家发展缓慢,经济主要依赖油气出口。(编者注,1马那特等于2.03人民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土库曼斯坦总统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油气领域发展问题

土库曼斯坦国家通讯社3月25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近日主持召开油气领域发展专题工作会议。会议指出,今年前3个月,土石油开采量同比增长5.9%。土正在大力开发北格图尔杰佩、乌兹纳德和阿尔德古伊等新油田,建设现代化石油加工厂,增加石油产品出口量。土积极落实2030年前油气工业发展规划,采取措施防止外部复杂形势对油气工业造成负面影响,并加强国际合作。

土总统强调,当前石油市场价格在不断变化,这与当前全球经济形势导致原油和石油产品消费量下降有关,影响土生产和财政状况。

土总统要求,采取有效措施,保持石油开采增长速度,完成2020年计划生产任务;合理利用现有产能,加快新的油气田勘探开发,发展各类油气加工产业,提高生产效率,提升出口能力;应用国际先进经验、数字技术及最新管理方法和科技成果,实现管理数字化、生产多样化和全面现代化;积极吸引外资,在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加工等领域研究新型对外合作方式,开展新油田开发和老油田剩余潜力挖掘;培养高素质人才,提升各部门劳动组织效率;加强对国际石油产品销售市场研究。

网站管理: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技术支持: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技术支持电线传线

业务咨询电线统一平台电线邮箱:商务部邮箱地址:中国北京东长安街2号 100731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羊毡帽:吉尔吉斯斯坦的民族象征

对于吉尔吉斯斯坦人而言,白色羊毡帽冬天遮风寒,夏天防日晒,既是生活必备,也是民族精神象征。吉尔吉斯斯坦

羊毡帽被吉尔吉斯斯坦人称为“卡尔帕克”,它以羊毛毡为原料,帽顶呈四方形,缀有珠子和缨穗,帽里的下沿镶一道黑绒,帽子左右两边各开一个口,向上翻起,制作考究,透出浓郁的草原民族的风情。

有作家写道,卡尔帕克之于吉尔吉斯斯坦人就相当于棒球帽之于美国人。卡尔帕克毡帽从设计到用料都具有特殊意义。白色寓意纯洁,帽子有四面,分别代表着空气、水、火、土四种元素。缨穗则象征了繁荣和生生不息。吉尔吉斯斯坦英雄史诗《玛纳斯》里写道,吉尔吉斯斯坦人就是戴着卡尔帕克毡帽的人。卡尔帕克如同天山一样,毡帽的顶像山顶一样雪白,帽基是深色的,如天山山脚一般。

卡尔帕克毡帽已深深融入吉尔吉斯斯坦人的传统文化。男孩到12岁时要举行戴帽仪式。吉尔吉斯斯坦人的祖先认为12年为人的一个生命周期,他们将此理念植入“卡尔帕克”的制作中,即按12岁划分年龄段,各年龄段的帽子在颜色搭配和装饰条纹上均有所差别。

在出席婚礼、葬礼以及参加重大节日活动时,不论老幼,吉尔吉斯斯坦男人必须要佩戴卡尔帕克毡帽。吉尔吉斯斯坦人十分尊重卡尔帕克毡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将此视作最神圣的民族服装,根据传统,不能将卡尔帕克毡帽置于地上,睡觉时要将其放在枕边,绝不能与脚放在同一侧。吉尔吉斯斯坦谚语称, “丢了卡尔帕克帽子就如同丢了脑袋”“绝不能把你自己的卡尔帕克帽子卖给别人,否则就会丢失心智。”卡尔帕克毡帽的地位可见一斑。

目前,吉尔吉斯斯坦有600万人口,大部分为吉尔吉斯族。吉尔吉斯斯坦1991年宣布独立,历经多次政权更迭。尽管如此,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一直加强草原文化,重视吉尔吉斯语教育,保护草原文化传统。2016年,吉尔吉斯斯坦议会通过议案,将每年的3月5日定为“卡尔帕克日”,这一天,吉尔吉斯斯坦民众戴着毡帽走上街头,并抬着自己制作的巨型“卡尔帕克”帽,庆祝这一节日。

当地人把对卡尔帕克毡帽的尊重延伸到了诸多领域,大学里的凉亭、国家公园里的雕塑等都以“卡尔帕克”为原型,以白色为主基调,顶部高耸,造型别致。

2017年12月,在当地一宠物展上,一只牧羊犬被主人戴上卡尔帕克帽参加比赛,这一照片上传到社交媒体后,引起轩然大波,受到政界、学界、民众的抗议。有人认为,此举是对卡尔帕克毡帽的侮辱,伤害了吉尔吉斯斯坦人的民族感情。应该对狗的主人严肃处理。也有人表示,坚决不能将民族象征穿在狗的身上。

经此事件发酵,执政党和反对党的议员于2018年1月8日共同提出法案,宣布将进一步提升卡尔帕克毡帽的地位。法案写道,要将卡尔帕克视为国家象征,地位等同于吉尔吉斯斯坦国歌、国旗、国徽。该法案要求,所有吉尔吉斯斯坦男性官员,包括总统和外交部长必须在正式场合和出国时戴卡尔帕克帽。强烈建议吉尔吉斯斯坦国家队运动员在国内外参加包括奥运会在内的各类体育赛事时,佩戴卡尔帕克帽。

提案认为,卡尔帕克毡帽是吉尔吉斯斯坦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际场合佩戴卡尔帕克帽将有利于塑造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家形象。提案的作者引用了吉尔吉斯斯坦文豪钦吉兹·艾特马托夫的话,“当人们看到卡尔帕克,就会知道这是吉尔吉斯斯坦人”。提案认为,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等地,人们在一些正式场合都佩戴宋谷帽,吉尔吉斯斯坦可以效仿这一做法。

然而,此举也遭到了一些反对声音,有人认为此举会激起吉尔吉斯斯坦的其他民族的不满。通过法律的形式要求人们穿传统服饰对于吉尔吉斯斯坦这样一个多民族国家而言并不是个好主意。有人因此说:“将佩戴卡尔帕克帽作为辨别吉尔吉斯斯坦国民身份的标准,这是错误的。”

办土库曼斯坦过境签

每当我目睹日韩或欧美发达国家游客持着护照免签入境他国,而我必须申请办理签证时,心中不免会有一份沮丧,直到我在塔什干申请土库曼斯坦签证。

在以“斯坦”结尾的几个中亚国家中,土库曼斯坦的知名度并不高。作为亚洲唯一的中立国,土库曼斯坦的大门始终是“虚掩”的,以至于“旅游圣经”(《Lonely Planet》)评价其为“中亚的北朝鲜”,世界上最为神秘和与世隔绝的国家。

土库曼斯坦地处中亚的腹地,伊朗以北,吉尔吉斯斯坦东南面和阿富汗接壤、东北面与乌兹别克斯坦为邻、西北面是哈萨克斯坦,80%的国土面积是沙漠,仅有5%的耕地。独特的地理面貌,使得这里常年干旱,但地下储藏的天然气却非常丰富。土库曼斯坦领导人曾表示,他们国家的天然气储量巨大,足以供全世界使用。

源源不断的天然气输送给俄罗斯、中国、伊朗等周边国家,给土库曼斯坦带来了巨额的外汇收入。因此土库曼斯坦无视旅游创收,相对封闭的政治体制意味着它不愿让本国居民和外国人有过多接触,所以土库曼斯坦也制定了极为严苛的外国人入境申请条例。

在这种情形下,通过正常渠道申请土库曼斯坦的签证,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你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游客。土库曼斯坦法律规定,所有外国的护照一律平等,即所有非土库曼斯坦公民进入土库曼斯坦都需要办理签证。

也正是因为这样,土库曼斯坦签证被全球旅行者们评为全世界签证最难申请的四大古国之一(另外三家是朝鲜、叙利亚、阿富汗)。

在我的丝路徒步计划中,从乌兹别克斯坦入境伊朗有两种方法:一是经过土库曼斯坦,二就是阿富汗。相比难办的土库曼斯坦签证,入境阿富汗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和不可控因素,所以不夸张地讲,土库曼斯坦的签证就成了生死命牌。

值得庆幸的是,土国的旅游签证虽然难办,但它也提供一种相对容易申请的签证——过境签。

过境签,顾名思义,就是你通过陆地入境所申请的国家,并在较短的时期内离开,进入下一个国家,不能以旅游和商务为目的。

土国过境签是土国唯一容易申请的签证类型。通常会给1-5天的有效期。申请的条件是:你需要提供上一个国家和下一个国家的签证,并且提供你过境的理由和具体停留的天数,以及每日的安排。吉尔吉斯斯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之后通过土库曼斯坦驻外使馆递交材料,使馆会把你的材料递送回土国外交部审批,再耐心地等待一周或两周,就会出结果。

漫长的签证审批类似抽奖,欧美护照同样有大量的拒签情况。我正是在这种忐忑不安的状态下等待了14天后,终于拿到了土库曼斯坦的过境签。而和我同时进去取护照的俄罗斯和土耳其人则全部被拒签了。

其中原委很难猜测,只是后来听到一种说法:中国是土库曼斯坦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所以相比较而言,土库曼对中国公民显然比其他国家更友好。另外就是月初申请,名额相对多一些,容易通过。

总之忐忑的等待中,庆幸拿到了签证,接下来不必从阿富汗入境伊朗了。但签证有效期只有短短5天,600多公里的行程,意味着我无法通过徒步来完成这段旅程,搭乘交通工具似乎成了唯一的选择。

拿着护照,离开了使馆,耳边传来的那首炽热的歌曲,“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儿?迎风向前是唯一的方法”……

美媒揭“世维会”背后反华势力:由美国资助和指挥的“分离主义网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原标题:美媒揭“世维会”背后反华势力:由美国资助和指挥的“分离主义网络”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刘欣】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Grayzone)”是一家经常揭露涉疆谣言的国际网站。3月5日,该网刊发长文,题为《探究“世维会”真相:美国支持的追求颠覆中国政权的右翼组织》。文章对“世维会”的产生和演变进程、资金来源、媒体运作等进行梳理,进而揭露它表面为“人权组织”,但实际上是由美国资助和指挥的“分离主义网络”的事实,特别是“世维会”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及“自由亚洲电台”等相互勾结,妄图“在国家战略上牵制中国”。中国的反恐问题专家14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篇文章非常系统地梳理了“世维会”与美国在意识形态和经济上的联系,可以看出,“世维会”根本不关心所谓“维吾尔族的人权和发展”,吉尔吉斯斯坦它只是借机炒作该话题,并让自己充当美国冷战式的政治工具。

“灰色地带”的文章提到,“世维会”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是一家国际性“伞形组织”,“在全球18个国家和地区设33个分支机构”。《环球时报》记者在“世维会”网站上看到,设有其分支的国家大致分为两类:一为西方国家,如德国、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二为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欧亚、中亚国家。

“几乎所有西方媒体关于中国维吾尔人的报道都提到‘世维会’及其附属机构,特别是‘美国维吾尔协会’‘维吾尔人权项目’和‘维吾尔运动’。”文章称,这一“分离主义网络”是华盛顿针对中国“新冷战”的核心机构,与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和极右翼的激进民族主义者之间的关系有悠久的历史,吉尔吉斯斯坦“‘世维会’是美国支持的、为几家位于华盛顿的分支机构提供庇护的组织,同时还严重依赖美国的资金,按照美国既定的方向行动”。

文章表示,“世维会”自成立之初就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支持。NED每年以数百万美元的美国纳税人资金,给美国认定的试图颠覆目标国家的反对党派、“民间社会”团体和媒体组织提供支持。根据文章作者统计,仅2016年以来,NED为“世维会”提供的资金就达128.4万美元,此外,还为其附属组织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额外资金。文章特别提到“NED在2018年向‘世维会’及其分支提供了近66.5万美元”。

《环球时报》记者查询NED网站发现,NED2019年对“世维会”及其分支机构的捐助数字达到96万美元,与2018年相比增幅近50%。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资金并不完全列在“世维会”的名下,“维吾尔人权项目”所谓“维吾尔人权的宣传和外联”“通过艺术互动倡导维吾尔人权”等名目也分别获得数目不菲的资金。据“灰色地带”文章透露,“维吾尔人权项目”2004年从“美国维吾尔协会”中剥离出来,NED是其主要资金来源。在2016年至2019年间,资助金额高达124.47万美元。

NED资金50%的增幅反映出什么?《环球时报》记者14日就此采访一直从事反恐研究的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郑亮,他表示:“经费增加意味着美国对涉疆议题干预程度的加深,其目的就是通过涉疆议题制衡中国。同时还反映出,美国政府内部保守势力操弄‘世维会’这样一个工具对美中关系进行干扰,而且自以为这样的伎俩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反恐问题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博士后王江认为,从2018年开始,境外反华势力围绕教培中心对中国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开始新一轮大规模污蔑,假新闻的制造在这两年呈现增加的趋势,“世维会”在世界各地的“游说”活动也越来越活跃。对此《环球时报》记者也有切身体会。日前,在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相关会议时,记者多次发现“世维会”头目多里坤·艾沙在万国宫现身并散发传单,其同伙还在“断椅广场”举办所谓“图片展”,后经记者采访照片中人物,发现“图片展”的内容纯属捏造。王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不是一个巧合,从金主的角度来看,NED对‘世维会’投入的增加,实际上是跟境外针对新疆的污蔑声浪的大小呈现因果关系。”

“世维会”及其分支机构所得到的资助并不只来自NED,它还有自己的敛财手段。《环球时报》记者在其网站发现了一个捐款入口,捐款方式分为“一次性捐款”和“每月定期捐赠”两种方式,只需输入银行卡信息,“世维会”就能立即扣款。

“‘世维会’在多国设有分支网络,意味着它在其他一些国家也可以去敛财。在网上公布的数字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如果把全球吸纳过来的资金算到一起的话,数目会变得更大。”王江认为,NED的资助更大的作用在于“认可”,“像‘世维会’这样的被资助方会以得到NED的‘认可’来吸纳其他机构的资助,所以说,NED的资助对它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从捏造“上百万人被拘禁于集中营”,到所谓“墨玉名单”,近年来,在获得资助的基础上,“世维会”及其分支连同一些西方反华媒体不断炮制假新闻。“灰色地带”文章点明,西方媒体对中国新疆问题的歪曲报道,几乎都是由美国政府资助和训练的右翼分离主义分子精心策划的。

文章列举一连串实例来证实这种说法,“世维会”的许多主要成员都在“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欧洲电台”等“媒体”机构担任高级职务,如“世维会”执行委员会主席乌麦尔·卡纳特于1999年至2009年担任“自由亚洲电台”的高级编辑,文中写了这样一个有趣的细节——在美国国会大厦2018年举行的NED颁奖典礼上,卡纳特在接受“灰色地带”采访时称向西方媒体提供了许多关于‘新疆拘留营’的说法,然而,他也承认,“世维会”不知道除了“西方媒体的估计”之外,被经常重复的“数百万人被拘留”的估算是如何得出的。

至于“美国国家安全局最喜欢的‘人权活动家’”——“维吾尔人权项目”头目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则是1998年美国国会资助成立“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时的第一位维吾尔族记者,她同时担任维吾尔语新闻主播。《环球时报》记者从有关方面得到的信息显示,茹仙·阿巴斯1989年赴美留学攻读生物遗传工程,毕业后与一名美籍土耳其人结婚并滞留美国,后受雇于美国中央情报局。根据“灰色地带”文章的描述,茹仙·阿巴斯经常在履历中夸耀自己“与美国政府机构合作有丰富经验,包括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国务院和美国各情报机构”。

“‘自由亚洲电台’不能说是纯粹的媒体,它本身就是美国政府控制的政治宣传机构。”郑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些机构只是美国为推广其意识形态及相关议题而设立的,只是美国政府的一种工具。他强调说:“正如‘灰色地带’文章中所说,这些由美国政府运营的‘新闻机构’是由中央情报局在冷战期间创建的,旨在向中国和苏联宣传,并在这些国家的境内挑起活动。”

显而易见,反华机构跟所谓“媒体”的结合,给“世维会”及一些西方反华媒体炮制及传播谣言提供了很大便利。王江认为,这种“组合”不是特别常见的方式,“就好像我们很难见到国际红十字会的某个人在BBC或CNN里任职,这种组合有很强的迷惑性,因为受众去看的时候会认为这是两个互不关联的独立实体,但实际上他们在运作时是相互‘搭台’,相互完成逻辑上的‘闭环’”。王江说:“这种迷惑性甚至影响到美国人自己。比如说去年美国搞的所谓‘涉疆法案’获得通过,说明这些组织及其连带的这些‘媒体’形成信息垄断,导致美国一些政客在获取关于新疆信息的时候,所听到和看到的实际上都是源自这些机构,而绝大多数美国议员对新疆都没有深入了解。”

尽管“世维会”对外宣称自己“和平、非暴力”,但“灰色地带”的文章却用丰富的事实揭穿这种包装的虚伪性。文章称,“世维会”及其分支机构与“灰狼”(Gray Wolves)组织建立了联系,后者是一个极右翼的土耳其组织,一直参与从叙利亚到东亚的暴力活动。

2015年夏天,“东突”组织在安卡拉、伊斯坦布尔等地煽动大规模的反华示威浪潮。7月4日,博斯普鲁斯海峡边的著名景点托普卡帕宫门前,数百名示威者高喊着宗教口号袭击了一群东亚面孔的游客。实际上,遇袭游客是韩国人。与“灰狼”组织关系密切的土耳其“民族行动党”头目德夫莱特·巴赫切利随后为袭击进行了极具种族歧视意味的辩护:“您如何区分韩国人和中国人?他们都斜着眼睛。”此外,文章还提到,“灰狼”组织和“东突”分子曾在2015年对泰国的一处宗教圣地进行了炸弹袭击(四面佛),导致20人丧生。据称这次袭击是为报复“泰国政府决定将一批维吾尔族人遣返中国”。根据公开报道,这批“东突”分子企图通过泰国非法前往土耳其、叙利亚或伊拉克,加入这些地区的极端组织,例如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

文章称,在与土耳其极右翼建立联系的同时,“世维会”的主要代表还呼吁土耳其对中国采取类似于该国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干预主义行动”。此后不久,维吾尔武装分子穿着土耳其的军人服装,在土叙边境的土耳其一侧发布一段录像带,在录像中他们威胁“要对中国发动战争”。《环球时报》记者看到视频中有武装分子举着枪用中文扬言“杀光中国老百姓”,随后开始齐呼“圣战”口号。对这一系列证据,“灰色地带”文章做了精准点评:“这显示出‘世维会’精心塑造的‘和平与非暴力’人权组织形象背后的极端主义和好战政治。”

对“世维会”这种表里不一的特点,王江认为,这背后有国际大环境的原因。他解释说:“从1990年巴仁乡暴乱开始,发生在新疆的暴恐活动进入一个活跃时期。经过多年打击,到1997年时基本上这一波暴恐就被压下去了,同时也有一批‘世维会’的初创成员纷纷逃到境外。2001年发生了‘9·11’事件后,整个国际形势发生转变,暴恐分子成为过街老鼠。所以,在这个背景下,2004年‘世维会’成立时,就标榜自己是‘非暴力’,有意识与上世纪90年代他们所做的事情拉开距离。”

王江认为:“‘世维会’实际上跟实施暴恐袭击的组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反恐已进入到现在这样一个阶段的时候,要去看它背后的极端主义影子,一旦有暴恐事件出现,其虚假宣传立马就会跟上——不提暴恐行为直接受害者的人权,而只会反过来去说‘这是因为(施暴者)遭受了不公’,试图把一些暴恐行为合理化,为恐怖组织在未来进行招募等相关活动‘造势’,这是非常可怕的。‘世维会’不断为极端主义站台、摇旗呐喊,扮演了一个非常不光彩的角色,或者说之前他们唱‘武戏’,现在风头变了,改为唱‘文戏’了,但始终无法改变其支恐涉恐的本质。”

王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其实‘世维会’根本不关心所谓‘维吾尔族的人权和发展’,它只是借机炒作这个话题,充当美国冷战式的政治工具。与之对应的是,NED是冷战的产物,其针对中国搞颠覆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眼下‘世维会’和NED两者相互勾结可以进行操作的就只是‘在国家战略上牵制中国’。当然,美国政坛内部对此也不是铁板一块,NED这种到处撒钱的做法到底是否合乎‘美国优先’的理念,也会有人抱有疑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亚吉尔吉斯斯坦人口才600多万竟然有多达283个党派

2020年3月5日,吉尔吉斯斯坦中央选举委员会发布消息称,根据吉尔吉斯斯坦司法部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初,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共有283个党派,其中259个党派属于正在运营的党派,24个党派即将被注销。2020年1-3月,共计新注册5个新党派。

要知道,无论是国土面积还是人口总数,吉尔吉斯斯坦在中亚地区都算不上一个大国,(人口总数:6,132,932,国土面积:199,951 平方公里)。但这则消息一出来,让平时不关注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制度的人来说,也会大吃一惊。其人口总数,吉尔吉斯斯坦放在我国基本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地级市的水平,但政党竟然200多个,也算是中亚地区一大政治奇景。

由于组建政党的门槛非常低———只需要10名吉尔吉斯斯坦公民就可以申请组建政党,致使许多政党注册后未见其展开实质性的政治活动就消失于政治视野。吉尔吉斯斯坦政党数量规模不仅体现在政党总数上,还体现在有效政党的数量上。吉尔吉斯斯坦议会制政体建立以来进行了两次议会选举,频繁呈现“新党崛起、老党没落”的图景,甚至连其本国的学者、媒体都难以预测选举结果。

如此多的有效政党必然导致吉尔吉斯斯坦的议会选举结果充满不确定性,组建的联合政府也相应缺乏稳定性。尽管两次议会选举的进程较为顺利、平稳,但在选举中由执政联盟组建的联合政府却在后续的运作中先后发生了六次流变亦是显证。正如阿伦德·利普哈特 (Arend Lijphart)指出的:“政党制度内有效政党的数量越多,政府 (内阁)的稳定性和持久性就越低。

吉尔吉斯斯坦大多数政党是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建立起来的,政党的内部结构多为水平的松散型,一个政党实际上有多个领导人,政党内部容易出现分裂。如故乡党和共和国党都是由从光明大道党脱离出来的政治精英组建的,而共同党的核心成员则主要来自共和国党。由此观之,结构呈现水平化的政党缺乏组织性与稳定性。

在吉尔吉斯斯坦,政党的制度化程度低不仅直接削弱了政党的社会化能力,吉尔吉斯斯坦还阻碍了政党合法性的巩固。一般而言,政党政治的社会化程度与合法性在很大程度上能够通过选票表现出来。在一国选民数量稳定的情况下,参与议会选举投票的选民数量和有效选票的数量越多,该国政党政治的社会化程度和合法性相应地就越高;当参与其他选举 (如总统选举、宪法公投)的选民数量远远多于参与议会选举的选民数量时,就说明政党政治的社会化程度仍处于较低水平,人民仍然将政治信任更多地赋予总统个人,而非组织化的政党。

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发展的特殊性导致政党价值 “迷失”,表现出 “经济人行为”倾向,成为政治精英追求个人利益、家族利益和部族利益的工具。在吉尔吉斯斯坦,权力是满足政治精英及其家族利益的最主要的工具,绝大多数政党领袖普遍缺乏国家利益意识,就如前总理萨里耶夫在评论吉尔吉斯的政治精英时所言:“吉尔吉斯斯坦有一个威权体制,在这个体制里使自己变得富有和使身边的环境变得更好乃是所有人的生活追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