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疆电影周登陆吉尔吉斯斯坦

新华社比什凯克1月26日电(记者陈瑶)吉尔吉斯斯坦·中国新疆电影周26日在吉首都比什凯克开幕,包括《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真爱》《这里是新疆》在内的5部中国电影将集中展现近年来中国电影的创作成果。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黄永军在开幕式上说,新疆和吉尔吉斯斯坦山水相连、人文相通,交往历史悠久。即将展映的中国电影可望促进吉尔吉斯斯坦各族人民了解中国,了解中国新疆的新发展、新变化。

吉文化、信息和旅游部电影局局长穆克塔里·阿卜杜别科维奇表示相信,此次电影周有助于当地民众近距离了解中国的文化历史。吉尔吉斯斯坦他同时希望中国观众也能有机会欣赏到吉尔吉斯斯坦的电影。

据电影周承办方之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人文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廖冬梅介绍,中吉两国电影文化界代表可望通过此次电影交流活动达成多项合作意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的面积相当于我国这个省份的面积是你的家乡吗?

陕西省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陕西自古是帝王建都的地方,齐国历史上九个统一的王朝就有四个在陕西建立首都,留下了79座帝王墓,被称作“东方金字塔”。但其实陕西的面积在我国各大省份中都不算大,有个亚洲国家的面积跟我国陕西省的面积相当,你知道是哪个吗?

它就是位于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又叫吉尔吉斯共和国,是一个内陆国家,北边与哈萨克斯坦接壤,西方是乌兹别克斯坦,西南方向为塔吉克斯坦,东边紧邻着中国。它的总面积只有19.9万平方公里,吉尔吉斯斯坦跟我国面积为20.56万平方公里的陕西省差不多大。吉尔吉斯为独联体、欧亚经济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同时也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伊斯兰合作组织、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和突厥文化国际组织成员国。

吉尔吉斯斯坦与宗教信仰有关的风俗也很有意思。他们有祭祀地神和水神风俗。这个祭祀一时一般每年举行两次,第一次是在春天,母羊开始生产小羊羔的时候举行,第二次是在深秋,在人们转移游牧地点、准备过冬的日子举行。届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吉尔吉斯斯坦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人们会做过节的时候才会吃的饭菜,在进餐后会举行名叫巴塔的仪式,向地神和水神祈祷免受自然灾害的侵袭。

吉尔吉斯斯坦虽然是个小国家,但是它也有它自己的旅游特色。吉尔吉斯斯坦是个伊斯兰国家,有很多穆斯林清真寺,有很多信徒会去这里参观。最主要的旅游胜地是伊赛克湖州谢苗诺夫峡谷,它被人们誉为吉尔吉斯斯坦的世外桃源;这里还有世界上最大的山地湖泊之一的伊赛克湖,它以壮丽的景色和独特的科学价值闻名。

如果去吉尔吉斯斯坦旅行,如果要尝试他们的传统服装,有一点要注意,吉尔吉斯人重视衣帽,认为抛掷帽子,拿错帽子或者走路不戴帽子都是很不礼貌的。小伙伴们有想去看一下的吗?

2019年吉尔吉斯斯坦小麦供应缺口占总需求的40%

据吉尔吉斯斯坦塔札别克网站4月22日报道,吉农业部长乔杜耶夫在政府会议上称,吉尔吉斯斯坦2019年吉小麦需求达100万吨,而产量仅60万吨。乔说,新冠疫情提醒我们,吉尔吉斯斯坦今后必须逐年增加粮食作物种植面积,达到自给自足水平。

网站管理: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技术支持: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技术支持电线传线

网站服务电线统一平台电线邮箱:商务部邮箱地址:中国北京东长安街2号 100731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急需能翻译柯尔克孜族语言的软件 谢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柯尔克孜语(Kyrgyz Language)属阿尔泰2113语系突厥5261语族。在4102吉尔吉斯斯坦称“吉尔吉斯语”。在中国,主要分布在165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使用人口11万多。在国外,主要分布于中亚吉尔吉斯斯坦和阿富汗斯坦。新疆的柯尔克孜语分南、北两个方言,文学语言以北部方言为基础。柯尔克孜文采用阿拉伯字母。

柯尔克孜语或吉尔吉斯语(西里尔字母:Кыргыз тили,阿拉伯字母: )是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语言,与俄语一同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官方语言。吉尔吉斯语有约500万使用者,为柯尔克孜族使用,来自吉尔吉斯斯坦、中国、阿富汗、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和俄罗斯。

①有14个元音,其中8个短元音:a、?#91;、o、u、e、i、═、y,6个长元音:aa、oo、uu、ee、══、yy。

②有22个辅音:b、p、m、f、v、d、t、n、l、r、ɡ、k、嬜、x、q、惒、扵、掵、∫、j、s、z,其中f、v、吉尔吉斯斯坦x只出现在借词中。

④固有词的音节结构有下列形式:元音、元音+辅音、辅音+元音、辅音+元音+辅音、元音+辅音+辅音、辅音+元音+辅音+辅音。

①从词的构成来看,分为根词、派生词、合成词、谐音词。构词附加成分非常丰富,派生词在词汇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②形容词有单纯形容词和合成形容词,单纯形容词又分为非派生形容词和派生形容词。形容词分原级和比较级,比较级在原级后加附加成分-raaq/-reek/-rooq/-r══k/-?#91;raaq/-ireek/-uraaq/-yr══k表示,形容词另有减抑和加强形式,都由附加成分构成。

③动词有式、时、人称、态等语法范畴。式有陈述式、祈使式、条件式和愿望式;时分过去时(一般过去时、短时过去时、历史过去时、多次过去时)、现在进行时(一般现在进行时、长时间的现在进行时)和现在将来时(一般现在将来时、表示可能的现在将来时);态分基本态、交互态、反身-被动态、使动态;有助动词、副动词和形动词形式;动词词根+-a/-e/-o/-═/-j(动词词根以元音结尾时)+elek构成的过去时形动词的否定式,在突厥语族其他语言中是少见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科普 全国九大主流卫星遥感数据下载平台

自然资源卫星遥感云服务平台以云计算环境为支撑,以多平台、多时相、多尺度、多层次卫星影像产品为资源,以实时推送、管理和分发自然资源陆地为主的国产遥感卫星影像产品为主要任务,其目的是构建全球虚拟卫星影像数据服务中心,实现自然资源国产高分辨陆地卫星影像产品在国内、国际自然资源管理及各行业的即时共享和高效利用,满足自然资源管理与卫星遥感影像全球对地观测需求。

中国遥感数据网是遥感地球所为实施新型的数据分发服务模式,进一步提升数据服务水平,面向全国用户建立的对地观测数据网络服务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向全国用户提供研究所在对地观测数据服务方面的最新动态、一体化的卫星数据在线订购与分发、互动式的数据处理与加工要求、数据在应用中的解决方案、对地观测数据的标准与数据共享,从而更好地满足全国用户、特别是国家重大项目对数据的广泛性、多样化、时效性的要求,服务于国家的经济建设。

注:这是国内存档周期最长的数据网站,对LANDSAT系列接收数据进行免费共享,还可以订购国外商业卫星数据。对地观测数据共享计划可以下载中国和中亚区域时序定量遥感产品和镶嵌图。(账号注册,通过审核直接下载。)

本次共享的产品种类包含镶嵌产品、正射产品、融合产品、星上反射率/星上亮度温度产品,以及在星上反射率/星上亮度温度基础上进一步研发得到的地表反射率/陆地表面温度产品,地理覆盖范围包括中国陆地和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

注:针对LANDSAT系列卫星数据,开展中国和中亚地区2000年、2005年、2010年和2014年四期定量遥感产品和影像镶嵌产品,并且提供了长三角、珠三角和黄河入海口1986年来长时序产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账号注册,通过审核直接下载。)

中心承担我国对地观测卫星数据处理、存档、分发和服务设施建设与运行管理,积极拓展卫星应用领域,为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提供宏观决策依据,为全国广大用户提供各类对地观测数据产品和技术服务,并提供研究成果。中心承担国家对地观测的重要任务,是国家三大卫星应用中心之一。

注:汇聚国产卫星数据,自由注册可以下载HJ卫星数据,高分数据下载需要提交审批。

目前拥有镜像数据资源包括LANDSAT、MODIS、EO-1、DEM、吉尔吉斯斯坦NCAR、NAAA、及LUCC数据集等。除了进行国内原始数据的镜像之外,平台在综合调研国内外发展趋势和国内用户需求的基础上,开展了高质量数据增值产品加工,积累了一批数据产品。

注:这里国内LANDSAT数据从美国USGS同步过来,MODIS产品被众多学者下载,数据资源更新比较稳定,还有众包服务。(账号注册,通过审核直接下载)。

“全球变化科学研究数据出版与共享系统”创办于2014年,该项目工作团队做了大量创新性工作,积累了一批颇具科学价值的国内外科学数据,为系统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取得了显著的业绩。2017年创办了《全球变化数据学报》(中英文版),进一步完善了“全球变化科学研究数据出版与共享系统”,很好地解决了科学数据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推动了科学数据的共享。被中国科学技术部原部长徐冠华院士称赞为“中国科技数据共享新的里程碑”。

注:这里可下载科研用途数据,数据种类较丰富,涉及领域很多,根据自己需要查找,会有一定惊喜。(账号注册,通过审核直接下载)。

注:国家遥感中心每年发布一次全球生态环境遥感监测报告,其中有很多数据可以共享下载,尤其是大尺度的,科研性比较强,部分数据集是一般用户无权限下载的。(账号注册,立刻使用)。

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主要包含两部分时空数据平台和数值模拟研究平台,特别是在现已建成的生态环境科学模型库的基础上,发展了数值模拟相关的工具库,并与时空数据平台进行集成,形成了具有国内领先水平的生态环境科学数值研究环境。

注:这里的国家数据主要由7种常用卫星数据源组成,包括4种国外卫星数据和3种国产卫星数据产品,资源丰富,影响力较大。

遥感集市云平台联合全国高分辨率卫星遥感数据分发渠道、以遥感数据服务为核心、以技术和产品增值服务为收益机制,建立集遥感数据、专题信息产品、分析处理软件、存储计算设施、业务应用系统、移动终端一体化、共享式的产业化遥感云服务平台。

注:属于中科遥感集团,国产和国外数据都有,其中PLANET数据可以购买,下载需要付费,部分免费数据,可以关注优惠活动。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吉尔吉斯斯坦举行中国知识竞赛

吉尔吉斯斯坦第三届“丝路杯”中国国情知识竞赛日前在吉南部贾拉拉巴德市贾拉拉巴德国立大学举行。

此次比赛由中国驻奥什总领馆、奥什大学和贾拉拉巴德大学孔子学院联合举办。来自吉南部地区的20名选手围绕中国国情知识展开激烈角逐,近500名观众到现场为选手们加油助威。

中国驻奥什总领事宋利群说,“中吉两国青少年不仅是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更承载着中吉友好的未来,激发他们相互了解对方国家文化的兴趣,有利于中吉睦邻友好关系的长远发展。”

贾拉拉巴德国立大学校长乌森诺夫欢迎宋利群总领事出席活动,感谢总领馆对比赛的大力支持。他希望选手们在比赛中发挥出高水平,将来都能成为中吉两国的友好使者。

最终,比赛一等奖全部被奥什国立大学孔子学院的学生包揽。吉尔吉斯斯坦宋利群总领事为他们颁发了奖品和证书,并向选手们表示祝贺。

据了解,该项比赛自2015年创办以来,影响不断扩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深受吉南部青少年喜爱和欢迎,已成为中吉人文交流合作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近年来,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地区“中国热”持续升温,学中文、游华夏成为年轻人追求的时尚。不少吉国青少年渴望了解中国文化、历史和中国飞速发展的奇迹。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吉睦邻友好理念不断深入吉国百姓民心,大力发展与中国全面务实合作和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已成为吉南部地区各界共识。(记者 关建武)

国际组织充分肯定中国金融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7日公布了对中国进行的“金融部门评估规划”(FSAP)核心成果报告。这次公布的评估报告充分肯定了中国近年来经济和金融体系改革发展的成果。报告指出,自首次FSAP评估以来,中国经济一直保持令人瞩目的快速增长。金融体系为经济增长和降低贫困率提供了有力支持,金融业特别是资本市场不断深化发展,金融服务可得性和质量不断提升,普惠金融取得重大进展。【详细】

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发国际社会普遍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责令国务院启动将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阿布·盖特警告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危险性,强调这样的做法是在为中东局势“火上浇油”,不利于巴以和平进程,将助长更多的极端主义和暴力行为,使中东局势向更加危险的方向发展。【详细】

元代泉州的穆斯林商团兵乱|凤凰周刊

宋代为了管理蕃人巷,“置蕃长一人”,由蕃商自己选出,来自中东的穆斯林商人将蕃长称为“沙班达尔”或“亦思巴奚”,这是波斯语“港务长”之意,元代泉州的这场动乱也叫作“亦思巴奚兵乱”。

泉州,这个当时世界上当之无愧的第一商贸港,便发生了一场“亦思巴奚之乱”,波及惠安、仙游、莆田、福清和福州等地,持续十年之久。这场兵乱的主体,并非是揭竿而起的农民,亦非拥兵自重的官军,更非有着对元朝有取而代之之心的乱世豪杰,而是侨居泉州的穆斯林商人。商人是最忌讳乱世的,因为他们的立身之本便是安定的环境,契约的遵守,而远离故土在异国他乡做生意的商人,更应该趋利避害,面对乱世走而避之才是上策,他们为什么会迎乱而上,积极参与到乱世之中?

元朝可算是中国历朝历代中最为鼓励商业,对于商人最为优厚的朝代。这种重商主义使得上至王公贵戚、士绅官宦,下至平民百姓,均不以经商为耻,营商之风遍及全国,社会风气由原来的重视男耕女织和读书做官转变为重视贾利,乃至于一些读书人感叹“近年工商淫侈,游手众多,驱垄亩之业,就市井之末”。

元朝建立之初,因为统治地域是在北方,因此对外商贸主要是依靠蒙古帝国时代三次西征凿通的丝绸之路。而到灭亡南宋后,海路商贸便成为元朝最为重视的对外贸易方式。元世祖忽必烈刚刚攻灭南宋,便向当地行省和市舶司官员下诏:“诸蕃国列居东南岛屿者,皆有慕义之心,可因蕃舶诸人宣布朕意。诚能来朝,朕将宠礼之。其往来互市,各从所欲。”

南宋的海外贸易本就极为繁盛,再加上元朝政府的扶持,当时中国东南沿海各地的商贸更出现了空前规模。南宋有海外贸易关系的国家和地区五十一个,而元代达到一百四十多个;南宋海外贸易最发达时,进口商品品种有二百多种,元代达二百五十种以上。

元朝政府先后在泉州、庆元、上海、橄浦、广州、温州、杭州七地设市船司,管理海外贸易。这些城市中,泉州独领风骚,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商贸港口。

泉州濒临东海和南海,又扼晋江下游,是个优良的港湾,南北朝时就已经是有规模的商港。南宋时,泉州迅速崛起,成为与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贸易的大型港口城市。入元后,泉州港的海外贸易盛况空前。《马可·波罗游记》中将泉州和地中海商业城市亚历山大港进行比较,认为“假如有一艘胡椒船开到埃及的亚历山大港或其他基督教国家,那就会有一百多艘船开到刺桐港(泉州港)”。而摩洛哥大旅行家伊本·白图泰来到泉州时,看到“该城的港口是世界大港之一,甚至是最大的港口。我们看到港内停有大艟克约百艘,小船多的无数”。

伊本·白图泰居住在泉州的穆斯林聚居区,他发现,“对商旅来说,中国地区是最安全最美好的地区。一个单身的旅客,虽携带大量财物,行程九个月也尽可放心”。有这样好的环境,大量的海外客商便在此定居下来。

在新航路开辟之前,掌握世界贸易的,是穆斯林商人。伊斯兰教将经商视为高尚的职业,认为“商人犹如世界上的信使,是真主在大地上的可信赖的奴仆”。跨海来到泉州的蕃商也大多是穆斯林,他们来自阿拉伯、伊拉克、波斯、小亚细亚、中亚各地。在泉州,虽然也有基督教徒、犹太人和摩尼教徒聚居区,但和穆斯林相比规模要小得多。

蕃商成了规模,需要有管理部门。宋代为了管理蕃人巷,“置蕃长一人”,由蕃商自己选出。蕃长的职责其一是要负责将政府的各项法令下达给商人其二是负责代替政府对蕃商征税;其三是承办政府若采买海外商品的事宜;其四是行使司法权,如果蕃商之间发生争执,由蕃长处理,中国人和蕃商发生争执,小事由蕃长处理,大事则交付中国官府。元朝也沿用这一制度。

中国称之为“蕃长”,而穆斯林商人则将之称为“沙班达尔”或“亦思巴奚”。这个名称是波斯语,意为“港务长”。源于古代波斯商人行贾各地,形成许多波斯人聚居的社团,“每一个社团各有头人,在当地上以及与当局的全部交涉中,都由头人代表团体成员”。后来成为各国商人团体的通例,早期的亦思巴奚是从不同宗教信仰的外国商人中遴选,但到十三世纪,因为穆斯林商人几乎垄断了各地贸易,因此各地的亦思巴奚都是由穆斯林商人担任,泉州也不例外。

而元末的“亦思巴奚之乱”,便是蕃商的蕃长率领的商团武装所造成的动乱。不过,蕃商们侨居异国,虽然财雄势大,但与本土人相比,毕竟是少数,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事,还需要本土人士的参与。而在泉州,有元一代最为显赫的本土势力,便是从宋代开始发迹,到元代达到鼎盛的蒲氏家族。

蒲氏家族是阿拉伯人后裔,其先世从阿拉伯地区到占城(今越南中南部)定居经商。北宋时,蒲氏家族迁居广州,但时运不济,始终未能在广州打开局面,乃至于“家资益落”。

南宋嘉定(1208—1224年)初,蒲氏家族迁居泉州,终于时来运转。其掌门人蒲开宗通过外销泉州土特产和运入各种香料获得大利,得到南宋朝廷赐予“承节郎”官衔。同时,他又通过捐资修桥建祠获得当地百姓的好感,家族遂融入当地成为土著。

蒲开宗去世后,其子蒲寿晟、蒲寿庚继承父业,“擅蕃舶利三十年”,努力经营,由小到大,乃至巨富,并且由商场入仕途。蒲寿晟一度出任梅州郡守,蒲寿庚也因平海寇有功,累官福建安抚沿海都制置使。

蒲寿晟虽是长子,但并不热衷于经商,而成为一代诗人,其诗文被后世誉为“在宋元之际犹属雅音”,卸任梅州郡守后,逐渐退出了家族管理,隐居乡野,家族重担便落在其二弟蒲寿庚身上。蒲寿庚精通官商两道,以商敛财,以财谋官,使家族总掌多半个东南沿海舶务。南宋景炎元年(1276年),蒲寿庚被授予福建广东招抚使、总海舶之职。

而就在蒲氏家族蒸蒸日上之际,南宋朝廷却已经风雨飘摇。1276年,北方的元朝大举南下,临安的南宋恭帝投降。而以陆秀夫、张世杰、文天祥为首的抵抗派大臣拥立宋恭帝的弟弟赵为帝,是为南宋端宗。众大臣保护着端宗四处流亡,1276年十一月来到泉州。蒲寿庚的福建广东招抚使、总海舶的官职本就是宋端宗封授的,因此初时还表现出忠贞。端宗一行到达泉州后,蒲寿庚前往谒见,并请端宗驻跸泉州,但遭到张世杰拒绝。不久,因为的人员太多,舟船严重不足,张世杰下令掠取蒲寿庚船只,并没收船上的金银财物。

不让皇帝驻跸,已经显出不信任,现在又无端抢船抢钱,蒲寿庚大怒,宣布叛宋降元,在泉州城内大杀赵宋宗室,遇害者数千。

蒲寿庚降元后,受到极重恩赏。至元十四年(1277年),元廷在泉州设立行宣慰司兼领行征南元帅府事,并袭宋制在泉州设置市舶提举司。蒲寿庚被授予“闽广大都督兵马招讨使”、“并参知政事行江西省事”。至元十五年(1278年)元廷改宣慰司为行中书省,升泉州路总管府,使泉州除领原七县之外,又增领南北二录事司,泉州地位又大大上升。是年三月,蒲寿庚被诏行中书省事于福州并镇抚濒海诸郡。

有元一代,蒲氏家族“显贵冠天下”,“熏炎”泉州“数十年”。蒲寿庚死后,其子蒲师文继承其位,官至福建行省平章政事,奉诏“通道外道,抚宣诸夷”。并且代表元廷祭祀妈祖,赐封妈祖为“护国明著天妃”,开创了中国册封航海女神为天妃的先例。蒲师文后,其子蒲崇谟于元仁宗皇庆二年(1313年)中进士,仍任平章政事。

蒲氏家族三代皆出“平章”,地位显赫无比,加之长年垄断海舶,操控海上贸易,财势亦达顶峰。不过,到蒲家第三代,如蒲崇谟已经应举入仕,家族管理市舶事务主要是蒲师文的女婿那兀纳,而这位那兀纳便是“亦思巴奚之乱”中的重要人物。

元朝末年,朝廷内部斗争激烈,吏治腐败,且天灾连年。元廷出台补救措施,却又激发更大社会矛盾,乃至“开河变钞祸根源,引红巾万千”。乱世英雄起四方,到处都是兵戈战火。

元自立国以来,承平日久,武备寝弛。尤其是驻于南方的元军,更是腐朽不堪,“世袭官军,善战者少”,甚至到了“军卒之单寡而无所于调,发钱粮虚匮而无所于征”的地步。如此局面之下,元廷只能下诏,“令郡县团结义民以自守”。各地士大夫高举“忠义”大旗,纷纷组织了“义兵”、“义旅”等不同名目的地方武装,一面保卫乡里,一面协助官军抵抗农民起义。这些“义兵”,少者千数,多者上万,一度颇有声势,其中著名的便有日后被朱元璋赞为“吾之子房也”的刘伯温。

泉州作为东南最富庶城市,元朝海外贸易的核心区,自然也要自保。而泉州人数众多的蕃商便成为“义兵”的主力,他们以自己的“蕃长”也就是“亦思巴奚”赛甫丁、阿迷里丁为头领,组织了“亦思巴奚军”。起兵之后,因为蕃商集团的强大财力,亦思巴奚军成为一支很有战斗力的武装,成为元朝维持福建、尤其是泉州安定的倚重力量,赛甫丁、阿迷里丁也被元廷任命为义兵万户。

然而,至正十四年(1354年)底,元军与淮东张士诚进行高邮之战,因为带兵的中书右丞相脱脱受谗遭贬,使“大军百万,一时四散”。元官军遭到毁灭性打击,从此“不复振矣”。而在这样的惨败之下,元廷对于各地起义军,逐渐采取招抚策略,授以高官显位,听凭其割地自雄。而对于各地的“义兵”,则不再有实际的支持,更无力给予恩赏,各地义兵或被起义军消灭,或归附起义军,或自行遣散,少数存留下来的也举步维艰。《草木子》的作者叶子奇就曾痛心疾首地评论道,地方士人“倾家募士,为官收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至兄弟子侄皆歼于盗手,卒不沾一命之及。屯膏吝赏于此。其大盗一招再招,官已至极品矣。于是上下解体,人不向功,甘心为盗矣。”

在各地义兵“其后或去为盗,或事元不终”的大环境下,亦思巴奚军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之路:割据泉州,仍打大元旗号,但听调不听宣。

于是,至正十七年(1357年),“义兵万户赛甫丁、阿迷里丁叛据泉州”。其实这个“叛”字是比较冤枉的,亦思巴奚军并没有背叛元廷,不过是据城自保罢了。

若亦思巴奚军占据泉州后,保境安民,那后世也就不会将其行为称之为“兵乱”了。可就在割据泉州后一年,他们没有经受住诱惑,参与到了元朝权贵在福建的争权战争。

原来,1356年(至正十六年)元廷委任原中书省参知政事普化帖木儿到福州任福建行省平章政事。普化帖木儿初来乍到,毫无根基,实权都在福建廉访佥事般若帖木儿手中。普化帖木儿不满大权旁落,四处联络般若帖木儿的反对者为自己所用。般若帖木儿在福建福威自操,本就不乏政敌,普化帖木儿很快便与在兴化路(治所在今福建莆田)训练团练的行宣政院使三旦八、兴化路总管安童等人结成同盟。而为了能够更快打倒般若帖木儿,普化帖木儿还于1358年(至正十八年)邀请亦思巴奚军共同攻打福州。

亦思巴奚军是“义兵”,名义上受福建行省管辖,加之普化帖木儿贿以重利,亦思巴奚军欣然出动,赛甫丁率一部配合兴化团练攻打福州,阿迷里丁则留守泉州。亦思巴奚军果然战力不凡,两军联手势如破竹,于1359年(至正十九年)二月占领福州,扶持普化帖木儿控制了省城福州的大权。

然而,正当赛甫丁帮助普化帖木儿拿下福州之时,留守兴化的亦思巴奚军却与安童的兴化部队发生了矛盾,乃至仇杀。留守泉州的阿迷里丁问询,于是年三月率亦思巴奚军主力北上猛攻兴化。兴化团练主力都已前往福州,如何能抵挡亦思巴奚军的进袭,不过数日,兴化便被亦思巴奚军占领,阿迷里丁“纵兵杀掠,蹂瞒郡境几一月”,兴化百姓惨遭荼毒。直到将财货人口抢掠殆尽后,才率兵返回泉州。吉尔吉斯斯坦

亦思巴奚军退出兴化后,兴化即陷入内战,林德隆与陈从仁两股豪族势力争斗不休。不久,林德隆被陈从仁所杀,其子出逃,向亦思巴奚军求助。为求控制兴化,亦思巴奚军帮助林家夺回兴化,逼死陈从仁。然而,此时兴化已经天下大乱,各路豪强纷纷起兵争夺政权,林家二子屡被驱逐,阿迷里丁不得不派遣亦思巴奚军主力在兴化南征北战,维持林家的统治。这么一来,泉州的守备便空虚了。

赛甫丁、阿迷里丁是蕃长,本应受市舶司管辖,但因有军权,反而喧宾夺主,将市舶司主管蒲氏家族晾在一边。如今泉州空虚,一直在冷眼旁观的蒲氏家族出手了。1362年(至正二十二年)二月,蒲师文的女婿那兀纳发动兵变,袭杀阿迷里丁,掌控了泉州军政大权。这么一来,亦思巴奚军便分为福州的赛甫丁与泉州的那兀纳两股互相敌对的势力。

卷入福建地方豪族之争,已经是亦思巴奚军的失策,而紧接着,元廷最高权力的纷争也蔓延到福建,亦思巴奚军更是卷入其中无法自拔。

1362年4月,元朝委任燕只不花接替普化帖木儿任福建行省平章政事。燕只不花属于元廷“太子派”,而普化帖木儿则是“帝派”,元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常年与父亲元惠宗妥欢帖木儿政争,而各自的派系也分布全国。太子派燕只不花出任福建平章,帝派自然不满,而驻守福州的亦思巴奚军首领赛甫丁也算帝派人物,于是紧闭城门,拒绝让燕只不花进入。燕只不花调江西等地重兵围福州,围城三个月后,赛甫丁无奈开城。

赛甫丁败亡后,泉州的那兀纳主动与燕只不花合作,一面协助燕只不花三次驱逐元廷派来的官员,一面继续参与兴化内部的豪族之争,派遣部下在兴化四处攻伐。兴化各地,涵江、江口、新岭、蒜岭、渔溪、宏路均被波及,亦思巴奚军所到之处焚掠甚惨,遭到各地百姓切齿痛恨。

那兀纳四处用兵,积累无数仇恨,而他在泉州的统治也残暴骄奢,不仅“炮烙州人,杀戮惨酷”,且“大意淫虐,选民间女儿充分其室”,原本以保境安民为宗旨的亦思巴奚军已经沦落为土匪一般的武装,其末日已经不远。

正当那兀纳在泉州作威作福之际,福建政局又起了极大变化。燕只不花失势,而陈友定强势崛起。

陈友定,字安国,福州福清县人,驿卒出身,为人沉勇,喜游侠。元末红巾军起义,福建多有响应者。陈友定招募乡勇,以五百人大败红巾军万余众,被元廷授予明溪寨巡检之职。之后,率军每战克捷,官职屡屡升迁,从延平路总管、汀州路总管一路被提拔为福建行省参政,势力逐渐做大。

1362年(至正二十二年)五月,陈友定占领汀州。此时,其所控制的地域已包括福建诸路及广东潮州,于是他威逼燕只不花,“所收郡县仓库,悉入为家资,收官僚以为臣妾,有不从者,必行诛窜,威镇闽中”。

1365年(至正二十五年)五月,已经自立为“吴王”的朱元璋命大将朱亮祖、王溥、胡深率军进攻福建,被陈友定击退,朱元璋倚为“浙东一障”的儒将胡深也被陈友定俘杀。至此,福建除了兴化、泉州之外,已经全部为陈友定所控制。

而那兀纳对于福建局势的变化毫不留心,还在乐此不疲地在兴化用兵。1366年(至正二十六年)四月,那兀纳遣其将博拜、马合谋、金阿里等攻兴化。陈友定派遣其子陈宗海率军救援,在莆田城外大败亦思巴奚军。亦思巴奚军三名主将全部被俘杀,兵士战死数千人,逃回泉州的仅四人。亦思巴奚军主力损失殆尽,莫说再染指兴化,连泉州都无力据守了。

五月,陈宗海调发水陆大军数万将泉州包围。几乎无兵可用的那兀纳强征乡民为士卒守城。陈定海并不强攻,而是联络城中内应。那兀纳在泉州早已不得人心,千户金吉在城内打开城门放入陈军,那兀纳兵败被擒。

那兀纳被俘杀,标志着亦思巴奚兵乱的结束,陈友定最终统一了福建。虽然亦思巴奚军的覆灭是咎由自取,但陈定海进入泉州后,闭门三日,将“西域人尽歼之”,蕃商遭到大清洗,甚至有的汉人因“胡发高鼻”而被误杀。大量的蕃商携带银钱外逃,从宋朝时便形成的“蕃人巷”商人社区从而解体。

陈友定据有泉州不过两年,登基为帝建号“大明”的朱元璋便派兵袭取了福建,陈友定忠于元廷,被俘后不屈而死。而就在陈友定被杀的同月(1368年七月),明军攻陷大都,元惠宗北逃,元朝灭亡。

大明王朝建立,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明太祖朱元璋实行严格的海禁,从1374年(洪武七年)开始,直到隆庆元年(1567年)才重新开放对外贸易,中外海外贸易断绝一百九十三年之久,期间虽有郑和七下西洋等官方外交,但是民间海外贸易一直被严格禁止。

而在隆庆年间重开贸易后,泉州也未能恢复往日的繁荣。十五世纪以后,欧洲新航路开辟,穆斯林商人主导海上交通规则的地位渐被代替,福建市舶司也从泉州迁出,泉州港的主要活动区域渐被局限于印度洋及其以东的南海各国。泉州港曾经“番货、远物、异宝、奇货之所渊蔽,殊方别域富商巨贾之所窟宅, 号为天下最”的繁盛终于成为历史陈迹。

[题图:描绘元代泉州港繁荣景象的图画,来自于15世纪《马可?波罗游记》手抄本]

吉尔吉斯语简明语法

吉尔吉斯语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官方语言之一(另一种为俄语),也是我们国家柯尔克孜族所使用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此语族中还有哈萨克语、鞑靼语和卡拉尔卡尔帕克语、土耳其语和维吾尔语等语言。中国的古书上曾把吉尔吉斯称为“鬲昆”、“坚昆”、“纥骨”、“契骨”、“ 黠戛斯”和“乞尔吉斯”等。吉尔吉斯用本族语言写出来是Кыргыз,俄语中是Киргиз,英语为Kyrgyz或Kirghiz。吉语使用过多种文字,现在在吉尔吉斯斯坦通用西里尔吉文,而国内的柯尔克孜族使用波斯-阿拉伯式吉文。

吉语的字母表有36个字母,除了Ң, Ү, Ө之外,其它字母的写法同俄文。

下面仅对某些字母的发音作一个说明。б除了同俄语的б发同一个音之外,若出现在охо,ооха,аха(х代表б)的情况下读/w/。如,ооба/o:wa/是,аба/awa/天气。г在与前元音相拼的时候读/g/,在与后原因相拼的时候读/ʁ/,同样的情况在哈萨克语分别用两个字母表示г(گ)和ғ(ع)。ж在本族词中读/dʒ/,在俄语借词中读/ʒ/。к在本族语言与前元音相拼以及在俄语借词中读/k/,在与后元音相拼时读/q/,相同情况在哈语中则用к(ك)和қ(ق)两个字母分别表示。另外,ң读/ŋ/,ө 读/ø/ ,ү读/y/。

同其它突厥语言一样,吉语的元音和辅音也有自己的分类,我们只有分清这些类别才能保证在之后的学习中添加正确的语法词缀。吉尔吉斯斯坦

吉语的重音很规则,大都落在最后一个音节上。带有谓语性人称、命令式第一人称的单复数词尾和一些借词中重音位置改变。

吉语的元音和谐和其它诸多突厥语相比要严整规矩很多,除了有前后元音和谐之外还有圆展和谐的要求。元音和谐律列表如下:

前元音和谐:сүйлө-说话、эри-融化;后元音和谐:бакыт幸福、таттуу香

圆唇元音和谐:козу羊羔、көйнөк连衣裙;展唇元音和谐:жалбыраык叶子、далай一些

第二人称尊称:-суздар,-сүздөр,-сыздар,-сиздер

Мен окуучумун.我是学生。 Алар соодагерлер.他们是商人。Мен мугалиммин.我是老师。

第三人称:-сы,-си,-су,-сү(元音结尾者) ;-ы,-и,-у,-ү(辅音结尾者)

第二人称尊称:-ңыз,- ңиз,- ңуз,- ңүз(元音结尾者);-ыңыз,-иңиз,-уңуз,-үңүз(辅音结尾者)

第一人称:-буз,-бүз,-быз,-биз;-убуз,-үбүз,-ыбыз,-ибиз

第二人称尊称:-ңыздар,-ңиздер,-ңуздар,-ңүздөр;-ыңыздар,-иңиздер,-уңуздар,-үңүздөр

属格:元音后-нын,-нин,-нун,-нүн;浊辅音后-дын,-дин,-дун,-дүн;清辅音后-тын,-тин,-тун,-түн(顺序下同)

向格:-га,-ге,-го,-гө;-га,-ге,-го,-гө;-ка,-ке,-ко,-кө

宾格:-ны,-ни,-ну,-нү;-ды,-ди,-ду,-дү;-ты,-ти,-ту,-тү

位格:-да,-де,-до,-дө;-да,-де,-до,-дө;-та,-те,-то,-тө

从格:-дан,-ден,-дон,-дөн;-дан,-ден,-дон,-дөн;-тан,-тен,-тон,-төн

比较级在形容词后加:-(ы)раак, -(и)рээк, -(у)раак, -(ү)рөөк

示例:ак白-агыраак较白的-эң ак最白的,чоң大-чоңураак较大的-эң чоң最大的

主 биз我们 силер你们 сиздер您们 алар他们/她们/它们

疑问代名词ким谁,эмне什么,кандай怎样,кайсы哪一个均为规则变化。

第三人称:-(у)шат,-(ү)шөт,-(ы)шат,-(и)шет

第二人称尊称:-суздар,-сүздөр,-сыздар,-сиздер

第二人称尊称:-ңуздар, -ңүздөр, -ңыздар, -ңиздер

除个别词尾(第三人称复数)外,动词词根以元音结尾时,需在词根后加й再加相应的词尾。当词根以辅音结尾时,根据元音和谐规则添加а,е,о,ө再加相应的词尾。如:

жазамын, жазасың, жазат, жазасыз, жазабыз, жазасыңар, жазышат, жазасыздар

示例:жазбаймын, жазбайсың, жазбайт, жазбайсыз, жазбайбыз, жазбайсыңар, жазышпайт, жазбайсыздар

注意,第三人称复数是在否定后缀之前加词缀-ыш, -иш, -уш, -үш

如:жазар 他可能写(此时态中不添加第三人称单数词尾),жазармын我可能写

示例:жазап жатамын我正在写,окуп жазамын 我正在读

动词баруу(去)和келүү(来)的现在进行时为бара/келе加助动词的变位。жатуу是使用最多的助动词之一,若改用其它助动词表示的意义将产生变化。否定形式出现在助动词而非主动词上。

注意:若词根为清辅音,则上述词尾中的开头的д要变为т。如:уктум我听了,күтүштү他们等了

构成:词根+-ган/ген/гон/гөн;-кан/кен/кон/көн+第一套

吉语中的愿望式有三种类型:一般愿望,不能肯定一定要去做的以及肯定要去做的事。

A:一般愿望:词干+-гы/ги/гу/гү;-кы/ки/ку/кү+第二套+келет

示例:баргым келет我想去,баргыбыз келет我们想去,окугусу келет他(们)想学习

B:表示不能肯定一定会去做的愿望:词干+-гай/гей/гой/гөй;-кай/кей/кой/көй +эле的过去时

示例:баргай элем我想去(含希望别人允许之意),баргай эле他想去

C:表示肯定要去做或打算做的愿望:词干+-макчы/мекчи/мокчу/мөкчү+人称词尾

示例:бармакчы/бармак他想去,алмакчымын/алмак我想拿

示例:алмакчы эмесмин/алмак эмесмин 我不想拿

a.词干以辅音结尾且最后一个音节的元音是а,ы,у,я,ю,о,ё时加уу。以э,е,и,ө,ү结尾时加үү

b.词干以元音结尾且最后一个音节的元音是а,ы,у,я,ю,о,ё时,去掉词干元音加оо,以э,е,и,ө,ү结尾时去掉词尾元音加өө

在词干后加-ыш/иш/уш/үш:бар-барыш, көр-көрүш

1). 自反态:词根+-н/ын/ин/ун/үн。如:кий穿-кийин自己穿

2). 被动态:词根+-л/ыл/ил/ул/үл;-н/ын/ин/ун/үн(若词根以л结尾)。如:ач打开-ачыл被打开,бил知道-билин被知道

3). 使役态:词根以з,л,н结尾加-дыр/дир/дур/дүр;词干以清辅音结尾加-тыр/тир/тур/түр;词干以元音或р,й结尾加т等。另有其他一些词尾,不一一列举。如:жаз写-жаздыр使写

4). 共动态:词根+-ш/ыш/иш/уш/үш。如:жаз写-жазыш一起写

1).现在时副动词: 词干+-й/а/о/е/ө。否定形是-бай/бей/бой/бөй; -пай/пей/пой/пөй

2).过去时副动词: 词干+-п/ып/ип/уп/үп 否定形为-бастан/бестен/бостон/бөстөн; -пастан/пестен/постон/пөстөн

3)目的副动词:词干+-галы/гели/голу/гөлү/;-калы/кели/колу/көлү或者-ганы/гени/гону/гөнү; -каны/кени/кону/көнү 其用法类似韩语的“-러 +趋向动词”。

1)р型形动词:词根加-р/ар/ер/ор/өр。如:келер кишилер要来的人们

2)п型形动词:词根加-п/ап/еп/оп/өп。之后再接турган表示经常性的,如:окуп турган китап常读的书。换жаткан表示正在,如:келе жаткан киши正走过来的人

3)过去时形动词:词根加-ган/ген/гон/гөн;-кан/кен/кон/көн。如:келген киши来过的人

要求主格:үчүн为,аркылуу通过,тууралу关于,сайын越……越……,сыйяктуу与……相似

Терминатор треглазнокривоучёноотбросного распылителя-задрот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亦思巴奚兵乱

结果亦思巴奚军发动内乱、对抗福建行省的行为迫使行省官员决定完全消灭那兀纳势力。1366年三月,白牌、马合谋、金阿里转攻柳伯顺镇守的莆田城,进兵熙宁桥,包围了莆田东南西北四门,只有宁真门没有遭到进攻,莆田形势危急。早先曾在闽西与红巾军作战的陈友定的精锐部队接到福建行省的命令,被调往兴化增援柳伯顺部。陈友定派遣其子陈宗海率军于1366年四月连夜从宁真门潜入莆田城,并在次日从西门、南门出城对围城的亦思巴奚军发动进攻,这批训练有素的正规军迅速击溃了亦思巴奚军,在这场战斗中,亦思巴奚军有数千名士兵阵亡,白牌、马合谋、金阿里也被俘杀,剩余的士兵疲于奔命,却在沿途不断受到对其恨之入骨的兴化农民的袭击,最终仅有4名骑兵回到泉州。

元朝的疆域之广一直令人艳羡,但是相对于满清的统治能力其却相差甚远,同样是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元朝国祚仅仅持续了97年,而满清国祚却差不多持续了将近300年,二者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呢?不过尽管元朝统治不得人心,但是还是有不少汉人忠于它的,其中一个名为陈友定的人就始终对元室不离不弃。由于元末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所以福建和浙江向大都运送漕米就成为了一件困难之事,像占据浙江的张士诚方国珍等人就常常以漕运不畅的理由拒绝向大都运送粮食,而陈友定此人却另选海路向大都运送粮食,为此元顺帝还特意下旨褒奖。

因为陈友定在元末一心一意忠于朝廷,所以其在朝廷的支持下很快就掌控了福建八郡。虽然掌控一省之地很是威风,但是他很快就迎来了陈友谅的注意,要知道陈友谅可是当时长江以南第一大势力,当其占据湖北江西之后自然要顺势攻下福建,为此陈友谅特在1358年命手下三位大将南下进攻福建,其中邓克明部在初始时进攻极为顺利,但是后来却因大意惨遭陈友定奇兵袭击大败,尤其是在黄土寨的战役中,邓克明部下将领邓益更是被陈友定生俘,陈友谅见事不可为,只好名邓克明领兵后退。

陈友谅是什么人呢?从他后来与朱元璋的反复交战就可以看出其是一个性格颇为固执的人,对于此次未能攻下福建当然也是铭记于心。在1360年的时候陈友谅杀死了天完皇帝徐寿辉,随后立国号“汉”,自称皇帝。当上皇帝之后的陈友谅第一件事就是报复陈友定,1361年陈友谅再次名邓克明率军攻打福建,但是这一次依然遭到惨败,打的邓克明一路溃退到了江西境内才堪堪稳住阵势,自此陈友谅也就不再轻易攻打福建了,他知道这个和他名字一字之差的家伙确实不好惹,再加上北面和东面还有朱元璋、张士诚等威胁,所以陈友谅收回了南攻重心。

1363年自感地盘越来越小的陈友谅亲率大军及家眷共60万进攻南昌,但最终在鄱阳湖遭遇惨败,一场大战下来陈友谅中箭身亡,太子也被朱元璋俘虏,虽然陈友谅还有子嗣,但是再也难以挽回颓势了,1364陈理率众投降朱元璋,随后被朱元璋迁往高丽定居。陈友谅一系灭亡之后,想要一统天下的朱元璋自然也将目标盯向了福建,在1365年朱元璋与陈友定发生激烈战斗,期间双方互有胜负,在朱元璋俘获陈友定部将不久,陈友定也俘获了朱元璋爱将胡深并且还将其斩杀,本来朱元璋是想不惜财物将胡深换回的,可没想到陈友定却斩杀了胡深,对此朱元璋自然殊堪痛恨。

1367年朱元璋再次派出大军南攻陈友定,此次明军水陆并进围困了福州城,走投无路的陈友定在妻妾女儿后想要服药自杀,但是后来却被救下,其在朱元璋召见他的时候仍然不改忠心元朝态度,大怒之中的朱元璋将他与他儿子陈海一起处死。

姑且不论历史上的元明之区别,单就陈友定而言算是做到了一个为臣的气节,此外他还是元末官方少有的能征善战之人,接连打败过陈友谅与朱元璋也足以告慰生平了。刚开始时小编是认为陈友定和陈友谅是有特殊关系的,可是后来一查才发现二人只是同姓,不知道朱元璋在攻打陈友定时会不会想到当初的陈友谅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亦思巴奚战乱又称为亦思巴奚兵乱、亦思巴奚之乱,是元朝末年的1357年至1366年间在福建泉州发生的一场长达近十年的以波斯人军队“亦思巴奚军”为主的军阀混战,由于“亦思巴奚”是泉州波斯人的武装,因此此事件也被称为“波斯戍兵之乱”。

持续10年的“亦思巴奚战乱”,严重地破坏了福、兴、泉沿海一带的社会秩序、经济生产和人民生活,泉州地区受害尤为严重。

泉州是兵乱的爆发点,“郡城之外,莽为战区”(《岛夷志略·吴鉴序》),农业生产遭受严重破坏,造成民众贫困饥谨,出现前所未有的“食人”悲剧。

当时泉州开元寺高僧大圭《梦观集·吾郡》(参见《泉州人名录·大圭》、《泉南著述·梦观集》)生动真实地描述:“吾郡从来称佛国,未闻有此食人风。凶年竞遣心术变,末俗何由古昔同?市近袛今真有虎,物灵犹自避生虫。诸公食肉无充半,急为饥民散腐红!”

泉州自古号称“文章之薮”,是文明之邦,典章载籍浩瀚,在这次兵乱中遭受空前浩劫。吉尔吉斯斯坦宗教文化也惨遭摧残。因教派对立,许多清净寺宇毁于战火,仅存通淮街艾苏哈卜大寺一座。何乔远(参见《泉州人名录·何乔远》)慨叹:“蒲氏之变,泉郡慨遭兵火,无复遗者”(陈懋仁《泉南杂志·下卷》)。

泉州广大人民备受蒲寿庚家族的压榨和“亦思巴奚战乱”的蹂躏,亦思巴奚军在兵乱期间对福建沿海莆仙、泉州两郡的汉族百姓多有杀戮,对泉州、兴化一带的社会经济产生了极大的破坏,百姓饱受战乱,死伤无数,尤其在那兀纳统治泉州期间大肆搜刮财产和奸淫汉人民女,屠戮泉州汉人,对泉州社会造成重创 。在平叛战争中和乱定之后,激起民族复仇情绪,致使许多在泉州的阿拉伯、波斯的商人、传教士和暴徒,遭到报应。

《清源金氏族谱·丽史》称:“是役也,凡西域人尽歼之,胡发高鼻有误杀者,闭门行诛三日。”“凡蒲尸皆裸体,面西方……悉令具五刑而诛之,弃其哉于猪槽中。”

《清源金氏族谱·丽史》又载,洪武七年,明·太祖鉴于“亦思巴奚”祸乱,在大赦天下的诏旨中特别规定:“独蒲氏余孽悉配戎伍禁锢,世世无得登仕籍”。

宋、元时代,泉州港的海外交通贸易非常繁荣,是当时全国最大的海港。“亦思巴奚战乱”的直接后果,就是外商死的死,跑的跑,纷纷回国,不敢再来泉州贸易。中国政府也“严加取缔”,从此番舶不敢进港,商贾不敢抵泉,外商绝迹,盛极一时的泉州港元气大损,一跃不振,降为私商活动和华侨出国的地方性港口。

对于亦思巴奚战乱,历代各方的学者大多都持否定的态度,认为它造成了生灵涂炭、民族仇杀、人口减少、经济衰退、泉州港盛极而衰的严重负面影响。 但对其起因和性质,学界则有不同的看法。代表明代官方学者观点的《元史》把亦思巴奚兵乱认为是一场反对元朝政府的叛乱事件 。而现代一些研究者认为亦思巴奚战乱乃是元末福建政府和地方豪强之间争权角力引发的,是由福建行省平章政事(称为“省”)和廉访使(称为“宪司”)之间争夺权力的“省宪构兵”所引发,继而进一步引起地方豪强的争战。也有人将亦思巴奚战乱归因于泉州逊尼派穆斯林和什叶派穆斯林之间的教派冲突,而战乱前后都伴随着两大教派间的冲突乃至杀戮 。还有一种说法是亦思巴奚军意在反叛元朝,是波斯人企图以泉州为基地建立亦思法杭国的事变,这种说法在史学界也颇具影响力 。另外一种说法是亦思巴奚兵乱是元朝宫廷斗争在福建的反映,是元顺帝朝廷中以阔廓帖木儿为首的老帅派与以太子识里答腊为首的太子派之间为争夺元朝最大港口泉州的巨额商业利益而引发的派系斗争、而亦思巴奚军诸首领仅是宫廷斗争的工具甚至牺牲品 。也有人将此战乱归结为泉州色目人对元朝政府压迫的反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公元13世纪到14世纪上半叶的元代中前期时福建的海外贸易极端发达,泉州作为当时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是当时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港口, 也是元代福建最大的城市,其人口规模超过了作为福建行政中心的福州, 阿拉伯人将泉州称为刺桐,此名称被欧洲等地商人沿用。当时泉州的人口超过20万,城墙长度达30里,晋江江面和港内停靠的船只超过1万艘,商业高度发达, 泉州港出口的大宗商品是丝绸、陶瓷器、铜铁器和泉州的泉缎,而输入的商品包括珍珠、象牙、犀角、乳香、吉贝布、贝纱等,其中最主要的进口商品是香料和药物。 泉州的居民中有着大量的外籍侨民,包括阿拉伯人、波斯人、欧洲基督徒、犹太人、印度人、非洲黑人

等民族,城内使用的语言达到100种,这些外国人或相关的事物被泉州人冠名为“蕃”或“番”,由于大量外籍人口的进入,泉州早期不允许外国人进城居住的惯例被打破,泉州城内不仅有汉人和蕃人大量杂居的情况,还形成了许多大规模的蕃人聚居区,这些聚居区被称为“蕃坊”、“蕃人巷”,这些外国侨民还和泉州本土的汉人闽南族群通婚并繁衍后代,番汉混血儿被泉州人叫作“半南蕃”。 蕃人和泉州当地人在文化上虽有相互影响,但大体上还是维持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习惯,诸如伊斯兰教、基督教、摩尼教、印度教等各种宗教也都在泉州得到传播,而汉人和番人杂居也给泉州的管理带来一定的难度。

元代时的泉州外国侨民中以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势力最大,人口最多。元朝歧视性的民族政策将民众分为四等,包括阿拉伯和波斯穆斯林在内的泉州番人作为色目人,等级要高于被列为最低等级(第四等)南人的当地汉族闽南人,因而番人得到了元朝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势力庞大。 这些穆斯林商人中有不少是泉州的巨富,比如蒲寿庚家族在南宋末年到元朝初年期间主持泉州市舶司,家产不计其数,其仆人就有数千。 到了元朝末年,由于局势动荡,各地民众起兵反元的事件非常频繁,福建同样也是叛乱频发。当时福建各地的豪强家族纷纷成立了乡族武装——“义兵”,并逐步控制了许多地方政权,还协助元朝政府对叛变的农民武装进行。而泉州的波斯族色目人也组织了亦思巴奚军作为他们的义兵组织,其将领为赛甫丁和阿迷里丁。

由于波斯人是泉州城内人口较多、势力较强的一个民族,拥有大量的富商,因而亦思巴奚军在其支持下成为泉州最强大的武装,而波斯人借亦思巴奚军的力量逐渐掌控了泉州,使得元朝失去对泉州的实际控制权。

元朝实行民族歧视政策,以掩盖阶级压迫政策。他们把全国各族人民分为四等:第一等蒙古人,第二等色目人,第三等汉人,第四等南人(南方汉人)。给蒙古人、色目人以优越的政治特权,从中央到地方乡里,都优先擢用上述两种人。泉州是“南人”住居区,所受的民族歧视和阶级压迫更甚。

早在元·世祖统治之初,便有农民起义了。如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安溪湖头张治囝起义攻打泉州;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南安陈七师起义。

元·顺帝继位之初,元朝统治已经日薄西山。至正年间(1341—1368年)江淮一带反元势力已如燎原之火。

至正五年(1345年),元廷为加强控制福建,遣官奉使宣抚,脱脱、王士宏乘机“鹰扬虎噬,雷厉风飞,声色以滛”,致使“闾阎失望,田里寒心”。(《闽诗录·戊集·卷七·江西、福建怨谣》)

至正十二年(1352年)正月,闽北“寇逼郡城(福州)……越二十六日”(《闽中金石录·卷12·李世安题名石刻》)。同年,仙游人陈君信聚众数百人,攻占县治。夏,“仙游流贼剽掠泉州”(乾隆《泉州府志·卷73·纪兵》)。

至正十三年(1353年),“泉大饥,民扶携就食。”(乾隆《泉州府志·卷41·卢琦传》)

至正十四年(1354年)夏,“安溪盗李大,南安盗吕光甫聚众为乱,七月围泉州”(乾隆《泉州府志·卷73·纪兵》)。八月遣刘广仁等攻陷仙游,杀死达鲁花赤倒刺沙。

至正十六年(1356年),“山寇李大攻同安”(乾隆《泉州府志·卷73·纪兵》)。

至正十七年(1357年),“泉寇伊守礼啸聚复攻同安”(乾隆《泉州府志·卷73·纪兵》)。

当时,上自朝廷,下至福建、泉州的地方政府,已自固不暇。形势正如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篆刻的《建安忠义之碑》所云:“至正改元之十八年(1358年),皇帝重念闽海道远,用兵日久,民勿堪命。”(民国《福建通志·金石志·石12·元·建安忠义之碑》)

福建的元朝统治者无力农民起义,又不敢任用汉人军队和新附汉军(南宋降兵)或汉族地主武装,只好依靠在泉州掌握舶务与军政大权、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波斯人的上层分子,组织“义兵”武装,实行“戍军”制度,并调外地戍军到泉州加强防范。

“义兵”的首领,也根据需要享有正式朝官的品位和权力,这与南宋末年授官蒲寿庚略同(参见《泉州人名录·蒲寿庚》)。亦思巴奚战乱的首脑赛甫丁、阿迷里丁两人,都因贸易捐官和保卫泉州港有功,在泉州被授予“义兵万户”,掌握保卫泉州港的地方武装。

“万户”是武职,据《泉州府志·军制》载,至元间,泉州有上、中、下万户府之设。《元史·卷94·志第41上·百官·诸路万户府》载:“诸路万户府:管军七千之上……正三品;中万户府,管军五千之上……从三品;下万户府,管军三千之上……从三品……其官皆世袭,有功则升之。”

这些“义兵”的首领在泉州70多年,实力雄厚又熟悉情况。当元朝对他们稍有不利或统治势力下降及内部派别矛盾斗争时,便产生不满情绪,结党营私,招军买马,勾结伊斯兰教上层分子,妄图发动内乱,扩大自己的势力。

乾隆《泉州府志·卷24·军制·元军制·客兵》载:在泉州发生亦思巴奚战乱的75年前,“至元十九年(1282年),调扬州合必军三千人镇泉州,戍列城。”同年,又以“湖州翼万户府来戍泉州……湖州翼万户府,亦客兵也。”

《扬州图经·卷8·至元十九年》也载:“至元十九年(1282年)夏四月,遣扬州射士戍泉州。”

吴幼雄《论元末泉州亦思巴奚战乱》认为:“‘客兵是对地方土军而言的。‘客兵、‘土军都是正规军,只差别‘土军的兵员为本地籍,‘客兵的兵员为外地籍而已。”“‘合必一名,是蒙古人的名字,非波斯人的名字,亦即扬州调来泉州的3000射士,是由蒙古人率领的蒙古射士,非波斯军射士。”(中国航海学会、泉州市政府编:《泉州港与海上丝绸之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9月)

当时,元顺帝年迈倦勤,以高丽人后奇氏和太子爱猷识里答腊为首的太子派,逐帝左右,广树私人,与以扩廊帖木儿为首的诸帅派,展开剧烈的争夺最高统治权的斗争,几经反复倾轧,矛盾达到白热化。这场斗争直接牵动到当时全国最大的海港——泉州。泉州港巨额的课税和舶来商品,成为两派剧烈争夺的对象。

首先,起用在泉州经商的阿拉伯、波斯巨商,只要他们向政府交纳额定的舶来货品和额定课税,就可授官,掌握实权。

如明·嘉靖《惠安县志·卷13·人物·元卢琦》载,正当“兴、泉方用师”的混乱之际,惠安人卢琦受帅府命“参军事往来二郡(兴化、泉州)”。至正十九年(1359年),卢琦又以年劳擢福建行省照磨盐课司提举,秩八品。这时,泉州港“有蕃商以货得参省,势震中外,胁户部令下四盐场引自为市。琦曰:‘是上亏国课,下毒亭民,吾腕可断,牒不可署。’竟坚卧不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卢琦》)

所谓“参省”,即《元史·卷85·志第35·百官1·参议中书省事》的“参议中书省事”,是职“秩正四品。典左右司文牍,为六曹之管辖,军国重事咸预决焉。”这位蕃商的权力之大,竟达到能够“胁户部令下四盐场引自为市”的地步。

其次,起用私人,消灭异己。福建行省平章政事燕只不花者,皇太子私人之一也。为表彰燕只不花在福州驱逐赛甫丁和在泉州利用那兀纳杀阿迷里丁的功绩,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皇太子赐他“忠孝文武”四个大字,而燕只不花则“摹勒皇太子所赐忠孝文武”于福州乌石山摩崖之阳,以纪“储皇之恩赐”。(陈棨仁:《闽中金石录·卷12·乌石山东壁亭记》)

⑴至正十七年(1357年)到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波斯人、义兵万户赛甫丁与同为波斯人、可能也是义兵万户的阿迷里丁,在泉州发动兵乱。

⑵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到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掌握泉州市舶的那兀纳勾结蒲寿庚(参见《泉州人名录·蒲寿庚》)的后代,在泉州发动第二次兵乱。

战乱的第一阶段是以赛甫丁、阿迷里丁为主导的亦思巴奚军占据泉州、攻占福州以及参与兴化、惠安一带宗族的内战,时间为1357年至1362年间。

1359年(至正十九年)正月,安童和三旦八将原兴化路自立为兴化分省,下辖莆田县、仙游县、兴化县一共三县,由安童任参政、三旦八任平章,扩军备战。二月,赛甫丁也率亦思巴奚军北进福州,经过兴化时与三旦八的部队会合,两军共计数千人共同北上。赛甫丁还留下一支小股部队驻守兴化,与镇守兴化的安童部队协同防守。此时,亦思巴奚军和兴化的安童、三旦八仍是同盟的关系。北上的泉州、兴化联军顺利的攻下福州,扶持普化帖木儿控制了省城福州的大权。而赛甫丁则率这一部的亦思巴奚军长期驻守在福州。

1359年亦思巴奚军北上取福州的同时,留守兴化的那支亦思巴奚军却与安童的兴化部队发生了矛盾,起因是安童麾下的兴化兵对亦思巴奚军表示不服并常常进行挑衅。留在泉州的阿迷里丁得知情况之后,就佯称北上支援福州,在至正十九年(1359年)三月率泉州的亦思巴奚军主力北进,在经过兴化路城的时候准备趁机将其占领。安童了解到阿迷里丁的企图,便采纳漳州总管陈君用等人的计策,关闭兴化城门并在城头驻兵、在西门外聚集乌合之众佯作军队,试图以此阻吓亦思巴奚军。当时尚在福州的三旦八连忙赶回兴化,在城外劝阿迷里丁退兵,但反被拘禁。随后,阿迷里丁开始强行攻城,纵火焚烧城门,而安童守军则在城上用水灭火,双方用弓箭互射,僵持了一天不分胜败。第二日,亦思巴奚军从城西发动进攻,先用弓箭手射退靠近山丘较矮的城墙上的守军,再由数百名士兵攀墙而上,一举攻陷了兴化路治莆田城,并纵兵屠杀抢掠莆田县近一个月,其间兴化各地乡族纷纷组织武装以进行防御。

莆田城破之时安童成功逃到仙游,但他的妻子和财产都被亦思巴奚军获得。不久,安童又在兴化县龙纪寺重新组织部队进行反攻,而亦思巴奚军也因为莆田当地民众反抗而缺少支持,到了四月,阿迷里丁就带领俘获的三旦八、安童的妻子和强掳来的兴化男性人口回到泉州。还有一种说法称莆田民众不堪亦思巴奚军骚扰而群起反抗,阿迷里丁只得在夜间逃回泉州。亦思巴奚军撤走后,原兴化路同知惠安人柳伯祥进入莆田城安置百姓。

亦思巴奚军退出兴化后,兴化即陷入内战,各政要和豪强家族相互攻伐。1360年(至正二十年)正月,兴化路推官、莆田县莆禧人林德隆率乡兵从黄石出发,攻占了路城莆田,将时任府判的柳伯祥驱逐,而与柳伯祥同为惠安人且有联姻关系的豪族陈从仁则率其乡兵从另一个方向进入莆田。由于两派势力都很强大,兴化分省长官苫思丁就将二人都授与官职,陈从仁在当年秋季被任命为兴化路同知,而林德隆则在冬季被任命为兴化路总管,二者手中都有军队。林、陈二人矛盾日益加深,到了1361年,陈从仁和他的弟弟陈同(一说为其侄儿)与苫思丁联手对林德隆发动袭击,以图谋不轨的罪名将其逮捕入狱,并暗中用沙袋压死,对外宣称林德隆是病死的,还将他的尸体焚毁,并派兵把林德隆的财产瓜分。林德隆的长子林珙(也做林琪)逃往福州、求援于赛甫丁,次子林许瑛(也作林瑛)则逃到泉州求援于阿迷里丁,两人都答应帮助林家,于是数次派使者到兴化,要求苫思丁惩办陈从仁。得到亦思巴奚军支持后,1361年(至正二十一年)四月,林珙率其乡族民兵进驻湖头等地,阿迷里丁又派兵进攻惠安一带的陈同部队,二者一南一北形成夹击。苫思丁慑于亦思巴奚军的强大,只好与之密谋,在兴化分省的后堂诱杀陈从仁,并以图谋不轨的罪名肢解了陈从仁的尸体。此时阿迷里丁的部队已经到达仙游县枫亭镇,而林珙部队也进抵黄石,苫思丁就将陈从仁的首级和手臂分别送至两军,二者方才退兵。而驰援来救陈从仁的陈同在莆田城南门外听闻陈从仁的死讯后,便逃往漳州投奔漳州总管罗良。亦思巴奚军随后护送林珙到兴化继任其父的兴化路总管职务。不久后苫思丁调回福州,元朝政府派遣参政忽都沙、元帅忽先管理兴化分省。

陈同在漳州得到罗良的支援,后又潜回惠安联系姑父柳伯顺(柳伯祥之弟)。1361年六月,陈同带领漳州援兵乘船由海路抵达家乡惠安,并攻下惠安县城,在杀死县吏后,强迫惠安县民众入伍,并和柳伯顺的民兵部队联手出兵兴化,为陈从仁复仇。陈、柳联军不久就在仙游枫亭击败了刘希良、林子敬、陈县尉等人率领的林珙军,并由柳伯顺及其麾下的杨九、黄国辅一路追击到莆田吴山、下林等地,沿路多有烧杀行为发生。为了顺利攻下莆田城,陈、柳方面利用了兴化路掌握军权的忽先和掌管政务的忽都沙之间的矛盾,暗通忽先,在七月时里应外合攻陷莆田城,由杜武惠、胡庆甫、林全、李德正等部将带兵由莆田西门进城,胁迫忽都沙交出政权、并下令莆田军民讨伐林珙。随后,林许瑛再度逃往泉州求援,阿迷里丁派扶信率领亦思巴奚军于八月猛攻莆田,驱走了柳伯顺。九月,亦思巴奚军进城并迎林珙回城,扶信自称元帅,林珙自称总管(也有说以林瑛为总管的)。而柳伯顺则逃往兴化县、忽先逃回福州。另一路亦思巴奚军在麻哈谋带领下攻占仙游,胡兴祖、上官惟大则进兵兴化县进攻柳伯顺,至此,战火烧至兴化路全境。

战乱的第二阶段是那兀纳通过兵变取代阿迷里丁而占领泉州,并割据泉州直至被陈友定的军队消灭。

扶信率亦思巴奚军主力北上进攻兴化之后,泉州城防守变得空虚,到了1362年(至正二十二年)二月,原泉州市舶司提举、蒲寿庚的孙婿、逊尼派穆斯林那兀纳趁机发动兵变,袭击并杀死了阿迷里丁,并在泉州大肆搜捕阿迷里丁的亲信党羽,将亦思巴奚军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成为了泉州的统治者。而当时带兵在兴化的扶信只得到福州投靠赛甫丁,而赛甫丁仍然扶持林珙为兴化总管。

到了1362年4月,元朝委任燕只不花接替调往江浙的普化帖木儿任福建行省平章政事,但驻守福州的赛甫丁却紧闭城门、拒绝让燕只不花进入。燕只不花于是调集包括陈友定的部队在内的福建各路兵马合攻福州,林珙的兴化军队也在征召之列,但林珙借故推脱,燕只不花就调江西行省左丞余阿里到兴化负责防御事宜。屡败赛甫丁,并将福州城围困长达三个月,赛甫丁最终接受调停,率军登船从海路离开福州回到泉州,而福建行省参政观音奴还在赛甫丁和扶信上船之后袭击尚未登船的亦思巴奚军士兵数百名,赛甫丁从此失势。

那兀纳在泉州用残忍的方法统治和搜刮人民,甚至用强夺的方式敛财,并将许多抗拒的民众杀死,借此得以聚敛大量财富,他把泉州所有的非蒙古人的官员全部驱逐,还从民间遴选了大批女子作为他的妻妾,以观看这些女子捡取他撒于楼下的金豆为乐。他还兴建了极为华丽的清真寺,将搜到的财物积存于寺中,生活骄奢淫逸。政治上,那兀纳一开始与福州的燕只不花有着一定的默契,以此对抗其他势力,甚至抵触元朝中央政府。1364年至1365年,元朝政府设置兴化分省、兴泉分省和泉州分省的计划都被那兀纳和燕只不花破坏,1365年(至正二十五年)十月,那兀纳甚至直接和奉元朝皇太子之命从大都来福建设置兴化、泉州分省的福建行省左丞观孙发生冲突,阳奉阴违,拒绝服从元朝中央政府的命令,最后逼迫观孙离职。

在兴化的问题上,那兀纳延续了阿迷里丁对抗陈同、柳伯顺家族武装的政策。泉州那兀纳兵变发生之后,柳伯顺和陈同又于1362年(至正二十二年)三月伺机发动反攻,分别攻克兴化县和仙游县,柳伯顺又强迫兴化县民众入伍,准备和陈同夹攻莆田城,但陈同爽约,柳伯顺部队只得单独进攻莆田城宁真门,守城的林珙方面军心畏惧、陷入困境。这时恰逢亦思巴奚军的两个骑兵从泉州抵达莆田,林珙就利用这两位番军骑兵打头阵,率领莆田军队出城迎战,谎称是泉州亦思巴奚大军来援。柳伯顺的部队信以为真,准备不足,因而大败而归,士兵阵亡上千人。当年六月,柳伯顺再次驱遣兴化县民兵进攻莆田县,但再次惨败,损兵上千。由于两次进攻莆田的企图都告破灭,柳伯顺便领兵盘踞在兴化县,不轻易出击

燕只不花占领福州后,委任余阿里到莆田城管理兴化分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不久,又由参政郑旻接替余阿里。郑旻着手调解林、陈两家的世仇,终于让林珙离开莆田城,返回其家乡莆田县莆禧,并让陈同、柳伯顺停止军事行动。虽然停火,但兴化路依然形成了四分的局面,柳伯顺割据兴化县、陈同盘踞在仙游县、林珙和林许瑛则拥有莆田县的新安里、合浦里等十几个里,而郑旻所管辖的兴化分省实际上只控制着莆田城及附近几个里的很小的范围。

虽然林、陈两家族停火,但在仙游县却又有新的家族武装冲突发生。1362年五月,在陈同和柳伯顺发动对林珙的反攻之后,又率领一千多士兵进攻仙游谢岩的豪族谢必恭家族,以报复当初谢氏家族拒绝兵败的陈、柳二人借兵借粮的请求。陈、柳军队顺利攻下谢岩,并劫掠了谢家的人口、财产,焚毁其房屋。为了报仇,谢必恭于1362年十一月从尤溪县招募一百多名亡命之徒进攻陈同辖下的仙游县,但在龙华寺被镇抚詹伯颜所击败。一年之后的1363年十二月,谢必恭又联合土官郑深甫、钱鉴等率领两百多名尤溪民兵从九座山间道进攻仙游县,柳伯顺亲自率领部队在廉洁里击败谢氏军队,并追击到柘山、俘获了谢必恭,最后在龙华寺将谢必恭毒死

1363年十一月,那兀纳派遣部将博拜(又作白牌)、大阔先攻陷陈同据守的惠安县,然后又攻陷了仙游县以搜捕陈同,并将军队驻扎于枫亭,之后继续向兴化县的柳伯顺进攻,兵临龙纪寺,在搜索柳伯顺无果之后返回,驻扎在枫亭。1364年正月,那兀纳指责兴化分省长官郑旻串通陈同、柳伯顺,因而引兵进逼兴化路城莆田,在撤换官员、杀死柳伯顺所派的官吏之后,才在福建行省左右司员外郎德安的要求下于二月撤军。1365年三月,福建行省左丞贴木儿不花被委任主持兴化行省,前摄分省事郎中德安作为他的参赞,这一安排再次引发那兀纳的不满,他以追取军储为借口派泉州官员和其麾下的湖州左副奕军三百人进入莆田城,横行内外,最后逼帖木儿不花回到福州,而德安则以郎中之职留在兴化,这时那兀纳方才撤军。十一月,元朝皇太子再度派前左丞观孙前往兴化、泉州负责分省事宜,但福建行省平章燕只不花为阻止元朝中央政府的插手,暗地里命令兴化的德安想方设法拒开观孙。于是德安召集了大量民兵,连同福建行省派来的孟孙两同佥兵合力据守兴化。为了增强实力,德安又向泉州那兀纳求兵,于是那兀纳就派通事哈散、惠安县尹黄希善带领正规军和民兵部队进抵莆田城下,这时哈散又想赶走两同佥兵,于是双方爆发冲突,同佥兵击溃了泉州部队。因为害怕亦思巴奚军的报复,莆田全城百姓连夜逃走,连德安也在次日离开。不久,哈散、黄希善、马合谋、白牌就带领亦思巴奚大军入城,又还纵兵抢劫涵江、江口、新岭,甚至把战火烧到了福清的蒜岭、渔溪、宏路一带,所到之处烧掠一空,这些行为引发了兴化人对亦思巴奚军的强烈仇恨。同时,陈同和柳伯顺开始转向福建行省政府寻求支持,行省派兵进驻常思岭,并派左丞郑旻、郎中易里雅思劝白牌等将军退兵,但白牌等拒绝服从行省命令,直到那兀纳下令撤军,才率部返回泉州。

1366年正月,白牌、金阿里等又率领亦思巴奚军攻陷兴化县、仙游县进行杀掠。此时,连林珙也开始与陈同、柳伯顺和解,决定共同对抗那兀纳,1366年二月,林珙、柳伯顺联兵,派李佛保、许应元突袭并攻占了亦思巴奚军哈散、黄希善占据的莆田城,杀死数十名番兵、俘获哈散并押往林珙所在的莆禧处决,又派杜武惠胁迫一千名民工修筑涵头寨。仙游的白牌、马合谋在听说路城失守后就撤回泉州。那兀纳随后出兵反击,于三月由枫亭经沿海一线北上,亦思巴奚军在博拜、麻哈谋、金阿里等率领下再度占领兴化、仙游两县,并在吴山向林珙发动进攻。林珙据守蛎前寨,而林许瑛则由海路增援,但白牌、马合谋、金阿里在海上大败林许瑛部队,并进兵攻陷莆禧,缴获了林许瑛的妻子和财产,并将林氏的祖坟、房产、营寨全部毁掉,还在笏石以南两半岛的新安、武盛、奉国、醴泉、合浦一带烧杀抢掠。孤立无援的林珙只得撤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持续10年的“亦思巴奚战乱”,严重地破坏了福、兴、泉沿海一带的社会秩序、经济生产和人民生活,泉州地区受害尤为严重。

最美的季节VS最危险的季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qlkjsj.com/,吉尔吉斯斯坦

当地时间4月6日下午,数千名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示威者在首都比什凯克市中心集会游行,并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逐渐演变成骚乱,造成75人死亡,1520人受伤。骚乱的导火索是反对派领导人舍尔尼亚佐夫被警方拘留,引起反对派支持者不满,而更深的原因是长年累积的社会经济因素。4月8日,吉反对派宣布掌权成立临时政府,总统巴基耶夫逃离首都…【详细】【网友评论】

阳春3月、4月是吉尔吉斯斯坦最美丽的季节,河冰初融,坡草渐绿,遍地郁金香开放。

这个时节也是吉尔吉斯斯坦最危险的季节:春暖花开,外出务工者纷纷启程,各种政治活动也重新活跃,执政者会利用这个季节组织选举,改组政府,颁布政令,反对派也利用这一时机号召支持者,对政局施加关键性的影响。

2005年著名的“郁金香革命”就发生在这个季节,短短几天功夫,看似大权独揽、坚不可摧的前总统阿卡耶夫就仓皇出逃,最终在莫斯科当着特意赶去见证的国会议员的面,签署了辞职声明。

2010年3、4月间,又是郁金香开放的季节,当吉尔吉斯斯坦富豪古列维奇涉嫌洗钱,在意大利被捕,反对派指责其与巴基耶夫政府有染,政府则以控制舆论、逮捕反对派领袖进行钳制之际,许多国外观察家还自信地认为,郁金香会再开放,“郁金香革命”不会重演,因为相比前任、自称“最大教训在于对政府控制力不足”的阿卡耶夫,巴基耶夫集军政宪特大权于一身,权力基础貌似十分稳固。

然而郁金香再度盛开,“郁金香革命”也再度重演,一切都仿佛回到了5年前:外省骚乱、占领政府机关、首都示威、冲击议会大楼和、在快节奏的政治博弈和随之产生的短暂混乱中总统仓皇辞庙、反对派联盟在凯歌声中宣布江山易手,甚至连一些桥段和细节,如军警开枪、“莫洛托夫燃烧瓶”和针对总统的裙带、腐败指控,都几乎如出一辙。

如果说有区别,那就是此次暴力色彩更浓,牺牲者更多,而节奏却更快。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阿卡耶夫始终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先发制人的是反对派联盟,而此次巴基耶夫抢先“消毒”,逮捕了前总理阿坦巴耶夫和反对派领导人塔克巴耶夫,关闭了部分“不敬”媒体,控制了网络,还在最后时刻尝试实行紧急状态。

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示威者一开始的伤亡很轻微(只有几人),大多数伤亡发生在总统逃亡后短暂的无政府状态下,而此次据称仅死亡人数已逾100。

2005年的示威者不过扣押或杀死了两名普通警察,而此次却传出捕杀内政部长、扣押副总理等似线年的“郁金香革命”,从3月20日凌晨的贾拉拉巴德事件,到3月23日阿卡耶夫逃离首都比什凯克,总共花了约72个小时,而此次从塔拉斯事件到巴基耶夫逃跑,却连48小时都没过去。

2005年的郁金香曾被称为“民主之花”,打着“反贪腐、反专制、反裙带”旗号的巴基耶夫曾将矛头直指阿卡耶夫的“问题选举”,声称将以民主和法制结束专制和任人唯亲,人们曾真诚地以为,“民主之花”至少可以为吉尔吉斯斯坦带来更公正的选举,更安定的社会秩序,和更民主、平等的政治气息,如果不能入巴基耶夫所信誓旦旦承诺地,给这个国家带来富裕与繁荣的话。

阿卡耶夫统治吉尔吉斯斯坦15年,搞了一次舞弊选举,巴基耶夫统治不过5年,却两次涉嫌在选举中作弊。

因贪腐和裙带作风被赶下台的阿卡耶夫,只不过将两个子女塞进议会,让自己的妻子和戚族大搞关联企业,而打着“反裙带”旗号上台的巴基耶夫,却在不久前搞了一次“政府机构改革”,由他本人直接掌管国家安全委员会、外交部,他的小儿子被任命为新设立的发展、投资和革新部长,这个被戏称为“吉尔吉斯斯坦发改委”的部掌握全国财政大权,更担负招商引资、对外经贸谈判的重任,不仅便于巴基耶夫家族上下其手,从中渔利,更被反对派指责为“立太子”,不仅如此,在新的政府班子中,巴基耶夫的三个兄弟分别任国家保卫局长、驻德国大使和驻中国贸易专员,大儿子是国家安全局顾问,可谓不折不扣的家天下。

最后,阿卡耶夫不过钳制反对派的舆论攻势,巴基耶夫不但照做不误,还封网络、封报纸、抓人,做得变本加厉。

然而政治氛围还是那个政治氛围,政治逻辑还是那个政治逻辑,巴基耶夫的上台,不过将北方门阀统治换作南方门阀统治,将“北方贪腐,南方吃苦”掉了个而已,甚至,由于长久压抑所形成的“暴发户情结”,这些南方家族显得吃相更难看一些。

当年的阿卡耶夫为了确保统治,在俄、美两国间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实行亲俄政策,却在中亚五国中第一个加入WTO;继任的巴基耶夫也依样画葫芦,在两个大国(甚至还要加入中国和印度)间翻云覆雨。此次事件前,他的小儿子正打算去美国五角大楼“沟通”,而他本人则频频就吉俄关系发言,俄美两国都曾指责他的种种作为,却又不约而同在事态扩大后谨慎作态,避免被认为是“幕后黑手”。

谁是“幕后黑手”,甚至有没有这样的幕后黑手都不重要。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几乎所有派别的反对派都团结在巴基耶夫周围,如今咄咄逼人要巴基耶夫亲赴首都辞职的临时政府首脑、前外长奥库巴耶娃曾是“郁金香革命”的急先锋和巴基耶夫的亲密战友,前总检察长、率先喊出“夺取全国政权”的别尔纳扎罗夫,对自由欧洲电台喊出“开枪的一刻谈判大门已关死”的尤米泰利扎耶夫,被巴基耶夫逮捕、曾传出被投毒的“吉尔吉斯斯坦尤先科”阿坦巴耶夫,都曾高举同一朵郁金香。然而花开花谢,当年的战友如劳燕分飞,当年的民主誓言也如凋谢的郁金香般灰飞烟灭。

如今一切恍如昔日重来,政见不同、观点各异的反对派,包括巴基耶夫此前的盟友和敌人又集结一起,打着要民主、反贪腐裙带的旗帜,以更加暴力和不容置辩的方式,干脆利索地赶走了巴基耶夫。 当民主派表现得比专制者更不民主,反贪腐、反裙带的斗士在贪腐和裙带方面走得更远之时,昔日的郁金香再度开放,且开得更浓艳,又何足为奇?

新花是否能摆脱旧花凋谢的命运?正如法国TF2电视台评论员所说,这些反对派人士“除了都讨厌巴基耶夫外毫无共同语言”,他们的语言、姿态、方式方法,和5年前赶走巴基耶夫如出一辙,他们夺取政权后首先释放一切反巴基耶夫的人,其中就包括“贪腐嫌犯” 前国防部长伊萨科夫,以争取军警的支持,吉尔吉斯斯坦他们中的许多人出身于北方门阀,在驱逐了南方“暴发户”后,会不会让吉尔吉斯“再回到从前”?

大选和民主政治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当“民主派变成专制派”的轮回一再发生的时候,人们应从更深刻的角度,去思索表象背后的普遍规律。经济结构、社会结构、政治结构,经历了两回革命的吉尔吉斯斯坦都并无大的变化,土壤相同,气候相近,所谓的“郁金香革命”,怕也只能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了。